Skip to main content

從月餅到導彈,三線軍工企業航天江南奮鬥史

2021-06-11 由【】發表於 军事

【文/觀察者網 李煥宇】“關鍵核心技術是要不來、買不來、討不來的。”

在貴州高原上,有一傢三線軍工企業深諳此道,憑借紮實的技術功底和一腔傢國情懷,為中國的航天軍工開辟瞭一條自主的道路。

這傢企業就是航天江南集團有限責任公司,轄有20傢企事業單位,在職職工1.5萬人,資產總額近200億元,主要分佈在貴陽、遵義和蘇州三地。

位於貴陽的航天江南集團大樓

該集團在化學電源、微特電機、伺服機構、慣性器件、繼電器與電連接器、光電轉換器件、特種方艙等產品研制生產領域,具有較強優勢和協作配套能力,在航天電源方面可比肩美、俄等航天強國。

它的軍工更是產品多次亮相國慶閱兵式、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閱兵式等重大場合,曾被部隊首長稱贊“在100分的試卷上做出瞭120分的成績。”

航天江南集團研制生產的移動應急救援裝備,在抗疫期間表現出色 圖片來源:航天江南

當地人眼中的“食品廠”, 其實在給祝融號造電池

航天江南創建於“三線建設”時期,旗下企業大多建於大山深處,而位於遵義的梅嶺電源有限公司(3401廠)是唯一一傢建在市區的企業。

據當地職工介紹,梅嶺廠在遵義享有盛名,但這並不是因為它高端大氣的技術產品,而是因為它的……糕點,特別是月餅。

原來,作為一傢航天軍工企業,梅嶺廠過去一直對自己的業務嚴格保密,反倒是當初為瞭安置隨遷傢屬開設的糕點廠在當地打出瞭名氣。如今,每年中秋節都可以看到遵義人搶購梅嶺月餅的盛況,以至於提起梅嶺廠,老百姓都覺得這是傢食品廠。

中秋節期間,梅嶺廠的月餅受到熱捧 圖片來源:直播遵義

但實際上,梅嶺廠的主業是為我國的航天事業生產專用電源,包括我國第一枚彈道導彈、“長征”系列運載火箭、“神舟”飛船、航天員的宇航服、以及最新的“祝融”號火星車等多種航天產品都用的是梅嶺廠的電源,其航天型號配套率達90%以上,有1500多種產品。可以說,梅嶺廠的產品史,就是中國航天史的縮影。

這才是真正的“梅嶺廠”

能為最新的航天工程制作電源,梅嶺廠的技術實力毋庸置疑。據航天江南科技委副主任魏俊華介紹,他們在化學電源領域同美國、俄羅斯這樣的航天強國基本同步,其研發的艙外航天服電池,比俄羅斯同種電池的容量還要高,而且在材料、元件等方面全都可以自主化。

“卡脖子卡不瞭我們。”魏俊華稱。

2015年,梅嶺廠在同天津、上海等地同行的競爭中脫穎而出,成立瞭全國唯一一傢“特種化學電源國傢重點實驗室”。據梅嶺廠介紹,曾有一位搞航天的領導這樣評價該廠:“陸海空天電,佳品在梅嶺。”

梅嶺廠的電池產品

“歐洲公司聽說有航天烏江在,都不來參加競標瞭”

貴州航天烏江機電設備有限責任公司是航天江南旗下另一傢高科技企業。它和梅嶺廠一樣,都是1960年代同步創建的兄弟單位,技術實力也相當雄厚,是國內唯一集超臨界萃取裝備設計、制造為一體的生產廠傢。

超臨界流體萃取技術是利用超臨界流體介質在處於臨界溫度和臨界壓力以上時具有的特色性能對物質有效成分進行分離、提取、純化的新型化工技術,廣泛應用於食品工業中香精香料、調味品香辛料、天然食用色素和精油的提取、中藥現代化化中有效成分的提取等領域。

據航天烏江介紹,他們的超臨界流體萃取技術水平已達到國內領先、國際一流,擁有多項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核心技術。其產品與國內外設備相比更加節能,遠銷突尼斯、保加利亞、印度、港澳臺地區,國內市場占有率更是全國第一,達70%。

航天烏江的超臨界萃取設備 圖片來源:航天烏江

航天江南方面稱,在航天烏江掌握超臨界萃取技術後,歐洲那些公司在參加招標的時候都會事先打聽有沒有航天烏江參加,如果有烏江,那他們就不來瞭。

據介紹,航天烏江的超臨界流體技術成套裝備本身是利用某型號航天武器的大型特種材料焊接技術、無損檢測技術、液壓調平定位技術及智能裝填控制技術等進行研發的機、電、液一體化的產業融合高新技術產品。

正因如此,航天烏江的超臨界萃取技術成瞭航天江南產業融合的成功案例。

傢國情懷:航天江南人的精神支柱

盡管今天的航天江南有著眾多的生產線,但他們最引以為豪的,還是軍品。作為我國唯一專業配套相對完整的地空導彈武器系統戰略後方基地。航天江南從來都是最先進的戰機為目標,提前佈局,緊跟技術潮流。

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閱兵式,航天江南研制生產的某型號地空導彈武器系統高調亮相 圖片來源:航天江南

在國慶60周年閱兵式上,航天江南型號武器系統參加檢閱 圖片來源:航天江南

航天江南的領導講瞭兩個故事,一個是“兩彈一星”元勛錢學森在離開美國時,有記者問他還會不會回來,他說:“我不打算要回來,我想盡我最大的努力,來協助中國人民建設一個能令他們活得快樂而有尊嚴的國傢。”

另一個則是梁思禮院士,他在被問到很多朋友都留在瞭國外,自己是否後悔當初回國時回答:“茍利國傢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他們制造的導彈是瞄準中國的,我制造的導彈是保衛祖國的。”

航天江南的領導認為,這就是他們航天人的一種情懷——國傢利益高於一切。而能夠聚集到這裡的人,也一定是有著這種精神的人,所以這是一種雙向選擇,雙向磨練。這種精神支撐著他們一直跟黨走,最終在貴州高原這片大地上孕育出獨具三線軍工特色的航天江南文化。

本文系觀察者網獨傢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