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央媒看空軍|“強軍先鋒飛行大隊”:在“突破自我”中換羽奮飛

2021-07-20 由【】發表於 军事

加快建設一支空天一體、攻防兼備的強大人民空軍,為實現中國夢、強軍夢提供堅強力量支撐。

——習近平

空軍航空兵某旅飛行一大隊:

在“突破自我”中換羽奮飛

■解放軍報記者 魏 兵 康子湛

▲編隊出擊。楊 盼攝

這是一次“蒙住眼睛”的降落——

細雨如絲,某備用機場籠罩在如墨的夜色裡。轟鳴聲由遠及近,一架戰機拖著尾焰俯沖而下,在跑道上穩穩滑落。

“上一次有戰機在這裡降落,還是許多年前。”著陸後飛機座艙蓋緩緩打開,北部戰區空軍航空兵某旅飛行一大隊飛行員蔡勇已汗流浹背。

他告訴記者,這次野戰應急降落訓練,在無依托、無配套條件下展開,“點亮”瞭多個降落“盲區”,訓練實現突破。

這,隻是這支部隊眾多戰鬥力突破中的尋常一次。

作為人民空軍首批組建、首支參戰、首獲勝績的英雄飛行大隊,先輩們曾在抗美援朝戰場上首創人民空軍歷史上空戰、近戰、夜戰殲敵紀錄。近年來,他們飛遠海高原、戰戈壁荒漠,突出實戰實訓、敢於亮劍爭鋒,先後有4人5次奪得空軍對抗空戰比武“金頭盔”。

2019年7月,該大隊被中央軍委授予“強軍先鋒飛行大隊”榮譽稱號,習主席親自為他們頒授獎旗。

面對這樣的至高榮譽,飛行員們沒有沉浸在喜悅和滿足中,想得更多的是:如何不負重托、不辱使命,在“突破自我”中換羽奮飛,再立新功。

“我們要無愧於‘第一’的歷史、‘先鋒’的稱號,必須知道自己要走什麼路,走向何方……”在大隊長、“金頭盔”飛行員高中強看來,第一意味著要走別人沒有走過的路,別人沒飛過的我們要飛,別人沒練過的我們要練。在日常訓練和執行任務中,他先後創下全旅飛行的最近、最低、最遠等多項紀錄。

有多近?近到能看清對面戰機機艙內的外軍飛行員。一次警巡任務,外軍戰機逼近,幹擾我方正常飛行。高中強駕駛戰機做出一個漂亮的翻滾動作,“咬住”外軍戰機,占據有利位置。外軍戰機不得不規避返航。

有多低?海上的湧浪好似能打到他戰機的機翼。一次對抗演練,藍方憑借裝備優勢佈局。高中強看準時機,從數千米高度猛地降到距海面不足百米,消失在雷達視野中,悄然沖向目標,實現超低空突防。

有多遠?返航時航油警報已亮起紅燈。高中強與戰友從下半夜開始機動轉場,跨越數個省市、多個海空域,連續在陌生機場起降。該大隊成為空軍首個完成此項任務的部隊。

“隻有訓到極限,才能躍上巔峰。”大隊教導員劉偉說,像高中強這樣練到大綱上限、打到武器邊界、飛到最大載荷,已成為大隊實戰化訓練的常態。

有著21年飛行經驗的譚潤湘,曾認為自己的飛行水平已然“一覽眾山小”。然而,選調至該大隊後,他有瞭很多“沒想到”。

沒想到,這裡的飛行數據經常刷新,不斷突破飛行速度、飛行高度的極限條件;沒想到,現在每天訓練承受的載荷是以前的好幾倍……譚潤湘感嘆:“來到一大隊後,我的很多飛行習慣、飛行理念都被顛覆瞭。”

“顛覆,在我們這裡不是貶義詞。”高中強認為,對於身居第一和想爭第一的人來說,必須有一種敢於自我否定的精神,“能夠打敗別人的人,首先要打敗自己。”

高中強坦言,這是一種“多麼痛的領悟”——

2011年,空軍組織第一屆對抗空戰競賽考核,一大隊飛行員領銜出戰。沒想到,第一個比賽日,他們就被對手以166∶59的大比分淘汰。

那一戰,他們的飛機性能占優,空戰經驗豐富,鬥志也毫不遜色。然而,就在他們還在比誰機動時載荷拉得更大、動作更迅猛時,名不見經傳的對手,已依托電子攻防占據瞭戰場的制高點。

166∶59這組數字,被他們澆鑄成瞭牌匾,鑲嵌在一大隊空勤樓的門廳裡。牌匾的對面,就是人民空軍空戰擊落敵機第一人、首任大隊長李漢的雕像。

一邊是銘刻在歷史天空中的“第一榮耀”,一邊是記錄在現實天空中的“第一慘敗”。歷史與現實、榮耀與失敗的對望,時刻激勵著每名飛行員。

沒人知道,他們吃過多少苦,冒過多少風險。人們記住的是,在此後的空軍對抗空戰競賽考核中,他們連續3年勇奪團體第一名。

重歸“第一”,飛行員們愈加警醒:“突破自我”不僅要走出“失敗的自己”,還要跨過“勝利的自己”。

有人談到瞭從“114”到“414”的辯證法——

“114訓練法”,即地面準備1小時,空中對抗1小時、判讀飛參4小時。這是一大隊在“雙學”活動中的探索成果,幫助他們走出低谷、沖向前列,也被其他單位廣泛借鑒。如今,卻被他們自我否定。

練必得法,學無定法。在這個不斷變化的新時代,一大隊飛行員基於新的訓練法規和練兵理念,又研究探索出任務規劃4小時、空中對抗1小時、復盤評估4小時的“414訓練法”,飛行時間的“含戰量”再次提高。

勇於否定自我,才能更快地超越自我。學習如此,轉型亦如此。旅史館裡的一座沙盤,標記著他們不斷挑戰極限、突破自我,實現空軍部隊一個又一個“首創”的航跡。

有一道熟悉的航跡,飛行員們尤為珍視——

去年,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9月27日,第七批共117位在韓中國人民志願軍烈士遺骸回到祖國懷抱。

專機進入中國領空後,無線電裡有這樣一段對話:

“20041飛機,我是中國空軍航空兵旅長李凌,報告你的任務性質。”

“我是中國空軍運-20機長徐延君,奉命接迎志願軍烈士遺骸回國。”

“歡迎志願軍忠烈回傢,我旅殲-11B飛機兩架,奉命全程護航,向保傢衛國的英雄致敬。”

今年清明前夕,這段對話的完整錄音首度公開,無數聽者熱淚盈眶。

那一刻,仿佛歷史與現實交匯在瞭一起。

起飛!70年前,一大隊首任大隊長李漢帶領首批飛行員從這裡升空。他們的飛行訓練時間平均僅有十幾個小時,在與強敵過招中發揚“空中拼刺刀”精神,打破瞭美軍不可戰勝的神話。

起飛!70年後,曾任一大隊副大隊長的李凌率戰機從這裡升空,迎接闊別國土的志願軍烈士遺骸歸國。

“‘第一’永遠屬於昨天,我們這一代人的職責是續寫紅色傳奇。”任務歸來後,李凌在一大隊飛行員面前發出這樣的感慨。

“我軍歷來是打精氣神的,過去鋼少氣多,現在鋼多瞭,氣要更多,骨頭要更硬。”隨著國傢利益的拓展,使命任務的變化,執掌大國重器的飛行員們更加切身地體會到,統帥之思、勝戰之憂的深刻內涵。

一次對抗空戰訓練中,飛行員姚凱一度被對手“咬尾”鎖定。千鈞一發之際,他的舉動出人意料——掉轉機頭與對手迎頭對飛,同時“發射導彈”攻擊。最終,他贏得那場較量。

“明天的戰爭是什麼樣,誰也不知道。”姚凱事後總結說,幫助自己決勝空天的,就是“鋼氣並存”——憑借血性膽氣和對信息化武器裝備的熟練掌握,突破曾經固有的訓練禁區。

在此之前,雙機對頭飛行一直被認為是難以突破的風險課題,如今已經成為一大隊飛行員的必訓招法。

在一大隊空勤樓走廊的天花板上,每隔幾米就掛有一塊“警示板”——“作戰對手在哪裡”“他們是什麼裝備”“他們在做什麼”“我們該怎麼辦”……

就是在這種“時刻的自省”中,“強軍先鋒飛行大隊”奮飛新時代,續航新征程。

采訪期間,戰機轟鳴不息。前不久,這個戰鬥集體又受領瞭新任務,他們正勤學苦練、實戰實訓,繼續征戰在祖國的萬裡長空,守衛著翼下山河的和平安寧。

短 評

從勝利走向新的勝利

“第一”靠守是永遠守不住的,因為“第一”永遠要面對一條嶄新的未知之路。

70年櫛風沐雨,“強軍先鋒飛行大隊”用“突破自我”的精神,飛出瞭一條始終昂揚向上的奮飛航跡。

兵無常勢,水無常形。未來的信息化戰場瞬息萬變,潛在對手同樣也在不斷變化。無數戰爭實踐證明,守舊者必敗。“先鋒”之名的內涵也在於此,去沖鋒、去闖一條前無古人之路。

今天的戰鬥力建設,必須緊盯強大對手發展同步更新,緊盯戰爭形態演變緊前推進。否則,練兵備戰就可能犯下刻舟求劍的錯誤,砥礪出的也隻是“戰勝昨日敵人”的鈍刀。

“欲勝人者,必先自勝。”戰鬥力建設是一個不斷攀登的過程,首先需要翻越的“山”就是自己。比起走出失敗,走出“勝利的自己”更加艱難。如果滿足於昔日的榮光,停滯於過去的經驗,無異於給自己“畫地為牢”。永不停歇地革新自我、突破自我,才能不斷從勝利走向新的勝利。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