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公園城市如何實現有機更新?成都有瞭準則!

2021-07-20 由【】發表於 社会

城市在不斷發展,超大城市總會遇到“成長的煩惱”。破解“煩惱”,城市更新無疑是一劑良藥。

根據城市發展規律,我國已經進入城市更新的重要時期,即由大規模增量建設轉為存量提質改造和增量結構調整並重,從“有沒有”轉向“好不好”。今年全國“兩會”,城市更新首次被寫入瞭政府工作報告。

如何探索?這是擺在各大城市中的一道新命題。成都也在破題。今年起,成都提出實施“幸福美好生活十大工程”,其中就包含瞭“城市更新和老舊小區改造提升工程”

圍繞踐行新發展理念的公園城市示范區、高品質生活宜居地和世界文化名城的城市目標,成都市住建局牽頭編制瞭《成都市公園城市有機更新導則》(以下簡稱《導則》)。日前,這一《導則》已正式印發。

“這是對城市更新和老舊小區改造提升工程的落實。”據成都市住建局相關負責人表示,同時,這也為公園城市理念下的城市有機更新明確瞭總體目標導向、主要路徑方法、實施建設方式。

紅星新聞記者瞭解到,該《導則》從“保護歷史文化”“優化功能業態”“完善公服設施”“美化城市環境”“強化安全韌性”五個方面提出瞭目標與指引。並在此基礎上,提出瞭具體更新路徑和方法。

“也就是說,《導則》將為成都市的有機更新提供路徑、依據和準則。”該負責人表示,這也將形成公園城市理念下的成都有機更新共識。

六項原則

保護城市歷史年輪、促進職住平衡……

不同城市的有機更新,有不同的路徑和特色。而“成都路徑”的最大特色,則是在公園城市理念下開展有機更新。其最終目的,是通過有機更新實現老城復興,解決目前老城存在的突出問題,實現城市安全韌性、功能優化、品質提升,滿足市民美好生活需求。

基於這樣的特色和目標,《導則》明確瞭成都有機更新的六項更新原則。

“留改建相結合,保護城市歷史年輪”:將采用保護傳承、優化改造、拆舊建新等有機更新方式,少拆多改,在城市更新過程中對歷史文化資源進行全方位保護,傳承城市記憶,保護歷史年輪。

“因地制宜,推動片區整體更新”:將根據老城資源稟賦特點與面臨的不同問題,實現更新方案“量身定制”,推動片區整體更新,加強片區綜合開發,優化整合片區資源,精細化推進更新實施。

“推動城市新舊動能轉換,提升城市能級”:將以“策劃規劃設計運營”一體化思路,重點推動功能重構、品質提升、產業轉型,盤活低效閑置土地,大力發展新經濟,培育新動能,營造新消費場景,持續優化升級城市功能。

“主動調適、多維統籌,促進職住平衡”:將通過城市更新,主動調適老城目前面臨問題,調整人才結構和資源分配結構,註重產業功能、居住功能在區域分佈的平衡性,強化職住平衡。

“踐行綠色城市更新,促進可持續發展”:將采用融入可持續理念、應用生態技術、推行生態策略、實現生態效益、建設綠色城市、兼顧社會經濟環境的綠色城市更新模式,打造低碳未來社區,支撐碳中和先鋒城市建設。

▲錦江水岸形態修復示意圖

“政府引導、屬地管理、市場運作、公眾參與”:政府充分發揮規劃引領、政策支持、資源配置作用,加大財政支持力度。強化屬地意識,提升管理效能。堅持高水平策劃、市場化招商、專業化設計、企業化運營,強化更新可操作性。引導公眾全過程參與,形成長效治理機制。

成都的有機更新,要打造什麼樣的城市?

人文之城、活力之城、宜居之城……

立足於“保護歷史文化”“優化功能業態”“完善公服設施”“美化城市環境”“強化安全韌性”五個方面,《導則》提出瞭成都有機更新的總體導向,要打造五個“之城”,分別是人文之城、活力之城、宜居之城、魅力之城、韌性之城。

如何打造?例如,在“保護歷史文化”方面,要對歷史文化街區、風貌片區進行整體保護,維持原有街巷格局、肌理與空間尺度,對歷史建築、文保單位進行真實性保護。

要促進工業遺產保護與利用,提煉代表性地域文化元素,最大程度避讓古樹名木與原生樹木,推進非物質文化、老字號活態展示。在尊重歷史風貌特征的前提下,對歷史文化資源進行合理修繕和恢復,將現代功能合理融入傳統歷史建築,促進片區活力再生。比如,可保留歷史建築本體,對內部進行合理改造,利用大空間建築改造為博物館、創意辦公等功能。

在“優化功能業態”方面,包括優化產業發展空間,植入新經濟新動能。可結合對標服務人群,利用當地文化資源,植入新消費業態、多元社區商業、文化創意產業,提升產業能級。例如,利用工業遺產植入新興文創產業,形成體驗式文化場景。

▲藥廠改造為創意工作室示意圖

在“完善公服設施”方面,要完善“文體醫教商養”公共服務體系,結合現狀人口結構特征和實際需求,利用現有空置、騰退用地、剩餘空間及建築改造等多途徑針對性完善公共服務設施,打造“15分鐘便民生活圈”。例如,在滿足建築物結構及消防安全、建築節能等規范、標準要求的基礎上,鼓勵利用現狀建築合理進行改建、加建、疊建,植入公共服務設施。

“美化城市環境”方面,主要包括增加公共空間,強化慢行系統,改造老舊建築。將結合“兩拆一增”,增補小遊園微綠地,對河道進行綜合治理和一體化設計,對街道空間進行一體化改造,充分利用剩餘空間為市民提供休閑交往空間及景觀綠化。

成都將建設“軌道+公交+慢行”的綠色交通體系,依托軌道站點,增設公交站點,完善交通設施,打通社區公交微循環,解決出行“最後一公裡”問題。還將對老舊建築屋頂、立面、基底進行改造,實現建築風貌整體協調,提升城市形象。例如,鼓勵建築屋頂凈化、序化、坡化、綠化、藝化,充分利用屋頂空間,美化“第五立面”,豐富建築功能。

“強化安全韌性”方面,成都將完善老城避難及微型防災設施,註重TOD站點地下空間建設與人防工程結合,完善老城安全空間體系。將鼓勵對已有基層醫療設施進行擴容,配置醫養結合型衛生服務中心,結合互聯網應用,構築社區基層公共衛生防控體系,同時加強社區健康環境營造。將推進老城海綿城市建設,通過建設雨水花園、建設防洪堤壩等措施,整體提升老城防洪排澇能力。還將整合公安監控、物業管理、醫療衛生等信息,形成全時段一體化的社區聯動治理平臺,提升社區韌性和治理水平。

記者瞭解到,除瞭這五個方面的目標與指引,《導則》還提出瞭更新評估、單元統籌、多方參與、政策指導、綜合治理五個方面的更新路徑與方法,並針對老舊居住區、低效工業與倉儲物流區、低效商業區、其他更新區四類更新對象提出更新內容清單與建設指引。

▲銀行建築改為青少年活動中心示意圖

解讀

註重短期經濟利益已成“過去式”

現下更應關註“城市品質、功能與內涵”綜合提升

“上海、紐約、倫敦等國內外先進城市的更新實踐表明,城市發展進入高質量發展轉型期後,更強調城市綜合治理能力和生活品質的提升。”成都市住建局更新處相關負責人表示,現如今,城市更新已然呈現出多維價值、多元模式、多學科探索和多維度治理的新局面。

成都的城市更新經歷瞭多個階段,並開展瞭天府錦城、錦江公園、一環路市井生活圈等片區系統化推進,以及棗子巷特色街區、猛追灣市民休閑區等點狀更新項目。路徑探索的過程中,成都實踐也形成瞭獨有的特征。

“體現公園城市理念下以人民為中心的更新導向;對老城空心化主動調適,促進產業重構和轉型升級;聚焦‘三城三都’建設,強調文脈保護與傳承;空間更新與社區治理聯動,推動多元主體共治。”該負責人表示,這四大特征,是成都在有機更新實踐中所呈現的。

《導則》在編制過程中,調研考察並吸納瞭國內外多座城市的經驗,更立足瞭成都自身特征。該負責人告訴記者。註重短期經濟利益的城市更新已經是過去式,有機更新應重點關註城市品質、功能與內涵的綜合提升。因而,未來成都在更新過程中,將充分體現公園城市理念,註重歷史文化的保護和城市文脈的傳承,註重圍繞人的需求完善高品質生活服務和公共空間,註重新業態的植入和提升,註重城市韌性的增強。

紅星新聞記者 王垚

編輯 陳怡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