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消防員強拉野泳男孩上岸,豈能說“多此一舉”

2021-07-20 由【】發表於 社会

防溺水從來都不是簡單的安全教育問題,而是涉及諸多領域的社會問題。

日前,江西贛州一則“過路消防員勸阻男孩野泳無效強行拉上岸”的視頻引發瞭眾多網友關註。畫面顯示,幾名消防員外出訓練途中,發現4名男孩在水庫野泳。消防員在岸上勸說,但孩子們始終不願上岸。消防員擔心會出事,於是下水強行將他們拉上岸。

消防員下水將孩子拉上岸畫面

對於這件事,不少網友都表示“消防員幹得漂亮”。不過,也有部分網友感覺消防員“多此一舉”,理由是:我們小時候也是在河裡、水庫裡練出來的,現在管得這麼嚴,孩子都成溫室的花朵瞭。這樣的論調貌似有理有據,雖然不是主流聲音,卻也代表瞭不少人的想法,頗值一辯。

心理學中有一個概念叫“幸存者偏差”,用在野泳這件事上也格外貼切——個別網友現身說法,以兒時經歷替野泳辯護的時候,其實隻是以“幸存者”的姿態描述過濾後的信息,而那些不幸者,已經永遠沒有瞭發聲的機會。因為自己小時候沒有溺水,就說野泳是安全的,那是自以為是;因為聽到別人說野泳安全,所以毫不猶豫以身試險,那是無知無畏。而在現實生活中,自以為是和無知無畏正是野泳悲劇頻發的心理源頭。

一個令人痛心的事實是,有報告顯示,溺水已成我國0-17歲青少年兒童傷害致死的首要原因,占兒童傷害死亡的32.5%。僅今年6、7月間,全國已發生青少年溺亡悲劇逾20起,其中多起為群體性野泳溺水,溺亡者多為農村青少年。據媒體報道,我國每年約有5.9萬人死於溺水,其中未成年人占據瞭95%以上,農村兒童溺死率遠高於城市。

喜歡玩水是孩子的天性,炎炎烈日下,江河湖泊、溝渠池塘都散發著致命的誘惑。每年暑假,教育主管部門都將“防溺水”當作安全教育的重中之重,盡管如此,仍未阻止溺水悲劇的一再發生。究其原因,一方面在於不少傢庭特別是農村傢庭,難以對孩子實行全方位看護;另一方面在於,一些“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孩子,千方百計想要掙脫“溫室”的懷抱。

就青少年溺水而言,掙脫“溫室”的心理,顯然比安全防護措施缺失更加危險。因為水源管理可能會有疏漏,傢長看護可能會疏忽,如果孩子不能從內心繃緊安全那根弦,他們總是不難找到突破口。一旦因此發生意外,不免遺恨終生。對於學校和傢長來說,全方位、無死角的監護是必要的,但在簽訂安全責任書的過程中,更應該教育和引導孩子主動參與其中。孩子是安全責任書保護的主體,隻有教育和引導他們懂得規避風險,才能確保他們主動遠離危險水源,而不是迫於壓力委屈接受,同時不失時機地尋找出逃的機會。

防溺水從來都不是簡單的安全教育問題,而是涉及諸多領域的社會問題。從維護公共安全的角度出發,有必要對公共水源加強管理,及時清除那些無主的廢棄坑塘;從落實看護責任的角度出發,村委會或居委會等基層組織有必要對轄區居民進行摸底排查,對於那些無力照看孩子的傢庭提供幫助;從維護孩子健康成長的角度出發,有必要建設相應的公共活動場所,使孩子能夠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戲水消暑。

隻有建立起聯防聯管的長效機制,才能讓“溫室”更有“溫度”,在滿足孩子精神物質需求的同時,為孩子的暑期生活織起一張安全防護網。

紅星新聞特約評論員 趙志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