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深度分析:博塔斯為何已進入離隊倒計時?

2021-06-10 由【】發表於 体育

自從F1步入混動時代,梅賽德斯就如一匹殺出的黑馬一般統治著整個F1賽場,在2016賽季羅斯伯格退役後,芬蘭車手博塔斯最終成為瞭奔馳的最佳人選。這些年來,盡管梅賽德斯的強勢表現讓博塔斯一度有著沖擊世界冠軍的想法,但最後均以被隊友碾壓的尷尬結果告終。

而今年賽季面對紅牛的挑戰,梅賽德斯在最需要這位二號車手發揮作用時,這位芬蘭車手卻頻頻暴露出瞭自己的短板。

反觀紅牛的二號車手佩雷茲,總是能在關鍵的時候有著穩定的發揮,在剛剛結束不久的阿塞拜疆大獎賽上,佩雷茲更是在隊友退賽的情況下頻繁地向漢密爾頓施壓,最終以一個冠軍的結果鞏固瞭紅牛在車隊積分榜的位置。

與此同時,來自梅賽德斯青訓營的拉塞爾也對博塔斯的席位虎視眈眈,這位英國小將在去年便駕駛著幾乎墊底的威廉姆斯多次闖入第二節排位賽,而在今年,拉塞爾更是成為瞭Q2的“常客”。在如此的對比之下,博塔斯每況愈下的表現似乎也讓他逐漸失去瞭二號車手應有的價值,也讓大傢不禁聯想:博塔斯的拉胯會是梅奔已經開始放棄支持他的信號嗎?

轉會奔馳 看似提拔實為唯一人選

2016賽季,羅斯伯格在奪下世界冠軍之後突然宣佈退役,這不但讓車迷們大吃一驚,也打瞭梅奔一個措手不及,在經歷瞭幾次隊友內鬥的鬧劇後,梅賽德斯更需要的是一個“不內鬥”且有實力的二號車手,換而言之,他們需要短時間挑選一個“最佳僚機”。

但如何在最短時間內找到合適人選,也讓梅賽德斯犯瞭難,梅賽德斯的官方社交媒體賬號甚至一度貼出瞭“招聘啟事”;在當時,梅賽德斯的青訓車手喬治·拉塞爾雖然也在一些初級方程式的比賽中嶄露頭角,但缺少超級駕照,並且沒有任何F1比賽經驗的他,直接被一票否決。

最終,在沒有任何人選的情況下,梅賽德斯的註意力終於落在瞭有著四年比賽經驗、並且曾代表過威廉姆斯車隊站上頒獎臺的芬蘭車手博塔斯身上。而對於最終的決定梅賽德斯也一度糾結瞭很久,一直等到瞭次年的1月16日,才正式官宣瞭博塔斯的加盟,此時距離冬季測試開始已經非常近瞭。

二號車手的夢想終究敵不過現實

奔馳的簽約無疑給瞭這位芬蘭人一個很大的鼓舞,在來到奔馳之後的一段時間,博塔斯也展現出瞭自己的速度,很快,在2017賽季的俄羅斯站,他便收獲瞭職業生涯的首勝,2019年的英國站,博塔斯甚至一度與隊友展開瞭輪對輪的廝殺。但即便如此,無論是綜合實力,還是車手積分榜上,更多情況下,博塔斯總是在與隊友的較量中敗下陣來。

而這樣的現實一次又一次地挫敗著博塔斯那顆想奪冠的心,越是想表現自己,事實越是事與願違,逐漸地,博塔斯開始淪為瞭車隊的“工具人”,一次又一次“It’s James”的讓車指令也讓博塔斯失去瞭鬥志。

拉塞爾扯掉瞭博塔斯最後一塊遮羞佈

時間成本,在F1賽場上凸顯得淋漓盡致,在淪為“工具人”的一段時間後,博塔斯似乎也適應瞭這樣的節奏,在一支頂級車隊毫無壓力的日子對他來說似乎也不錯。但後方的拉塞爾卻不這麼想。

時間來到瞭去年的薩基爾大獎賽,由於漢密爾頓的意外缺席,作為候補人選,拉塞爾終於如願以償地坐進瞭“火星車”的座艙;但無論是練習賽還是排位賽,我們不難看出拉塞爾對於梅賽德斯的賽車並不熟悉。而即便如此,在正賽中,博塔斯卻還是被這位隊友全面地壓制,甚至在比賽中被隊友上演瞭一次外線的強勢超越。這樣的表現無疑給瞭芬蘭人沉重的打擊。

今年賽季的伊莫拉賽道,兩人再度在賽場上正面交鋒,最終兩人互不相讓,以撞車收場。雖然賽後托托·沃爾夫認為這次的事故責任在於拉塞爾,但駕駛“火星車”的博塔斯在比賽中被拉塞爾駕駛著實力處於末流的威廉姆斯追上,無疑是扯掉瞭博塔斯最後一塊“遮羞佈”。

梅奔生涯畫上句號?隻是時間問題

本賽季,梅賽德斯的統治地位受到瞭紅牛的挑戰,在摩納哥站不僅被紅牛反超瞭一分,更是在阿塞拜疆“意外”地擴大瞭優勢,也將博塔斯的不足之處暴露無疑,倘若博塔斯能夠處在第一集團,或許漢密爾頓也不會面臨“一打二”的局面,策略也不會如此被動。

在維斯塔潘退賽後,紅牛依靠著佩雷茲的冠軍繼續擴大優勢,而反觀同樣作為二號車手的博塔斯,最後卻僅僅以第14完賽。

我們無法確定,博塔斯的糟糕表現會不會持續整個賽季,也無法確定芬蘭人低迷的表現會不會是失去車隊支持的信號,但我們能確定的是,要想繼續留在梅奔,博塔斯要做的是拿出冠軍級別的表現,並且幫助車隊守住領先的位置,否則,離隊也隻是時間問題瞭,或許是賽季末,亦或根本不用等到賽季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