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主頁 > 体育 > “五貴”出山記

“五貴”出山記

2021-06-11 由【】發表於 体育

新華社廣州6月10日電 “五貴”出山記

新華社記者王浩明

去年年底,五個貴州山區的女孩被廣州市足協選中,走出大山,到廣州學習和訓練。在廣州,她們被稱為“五貴”。不久前,她們回到傢鄉,代表自己的母校元寶小學奪得瞭“追風聯賽”西南賽區的冠軍。

由山向海,足球給“五貴”帶來的,不僅僅是命運的轉折。

勝與敗

10歲的張紫妍、11歲的王瑞、12歲的曾維芳、曾維婷和王佳月——在經過廣州五個多月的學習和訓練後,“五貴”作為球隊的主力代表元寶小學女足登上“追風聯賽”西南片區的賽場。

一路過關斬將的她們,在決賽中遇到瞭最大的困難。最終,姑娘們在落後兩球的情況下扳平比分,在點球大戰中擊敗對手,捧得瞭教練徐召偉自稱“執教生涯”最重要的獎杯。

決賽中打入四球、拿到賽事“最佳射手”的王佳月哭得最兇,年齡最小的張紫妍笑得最甜,金光閃閃的獎杯像鏡子一樣照出她的兩顆門牙。

徐召偉卻沒有花太多時間慶祝,連夜將“五貴”送回瞭廣州。第二天一早,他又匆匆趕回貴州,下午2點多已經提著給足球隊買好的菜趕回村裡的學校。

元寶小學坐落在貴州省畢節市大方縣元寶村,一個需要經過九曲十八彎才能抵達的偏遠學校。

41歲的徐召偉2005年從石河子大學中文系畢業後,先去瀘沽湖永寧鄉支教。半年後他去瞭貴州銅仁沿河縣泉壩鄉支教,待瞭8年。2013年到瞭元寶小學,如今,又一個8年過去瞭。

2017年開始,徐召偉組建瞭元寶小學的足球隊,從此自己成瞭一臺“永動機”,一個人負責孩子們訓練和飲食起居。

“我太累瞭。我真的太累瞭。”在學校簡陋的食堂裡,徐召偉用鐵勺在一口大鐵鍋裡攪動著茄子片說。

為瞭能保證孩子的訓練時間,徐召偉說服校長同意瞭讓球隊全員住校的方案。他們把兩個教室改做宿舍,女孩一屋,男孩一屋。徐召偉要對50多個孩子的校園寄宿生活負責。不久前學校才多招募瞭一位女老師協助照料孩子的起居。

這個中文系畢業的漢子一直酷愛足球,但從來沒有接受過專業的足球訓練,更不知道怎麼教孩子。最初他隻是到網上自學各種足球教學課程,視頻下載下來自己反復看。足球隊也沒有像樣的場地和裝備,“訓練”,更像是每天放學後孩子們的一場玩耍。

很長時間以來,徐召偉不知道自己這場馬拉松式的足球賽要打多久,更不知道自己何時能取得進球,甚至比賽的勝利。

直到2019年,鄉村女足扶持項目“追風計劃”啟動,徐召偉第一時間報瞭名。元寶女足獲得瞭資金、裝備上的支持,中國足協專業的教練員培訓學習也來瞭。

2020年,廣州市足協的到訪,徹底改變瞭“五貴”的命運,在這場漫長的足球賽中,徐召偉已經“連下兩城”。

山與海

從北緯27度到北緯23度——“五貴”的移動,在地球的坐標系中或許微不足道。但從山到海,對於她們每個人,乃至她們的傢鄉,都是堪稱命運大轉折。

盡管這個轉折看起來充滿瞭偶然。

大方縣是天河區的對口幫扶對象,2020年的兒童節,在一所學校考察的廣州天河區掛職幹部、大方縣副縣長戴維從球場上意外看到瞭脫貧地區孩子身上難得一見的自信陽光和頑強拼搏精神,戴維隨即和廣州富力足球俱樂部的董事長黃盛華一拍即合。在戴維和黃盛華的“撮合”下,同年9月,廣州富力俱樂部首次到訪大方縣。

元寶小學本地處偏遠,卻因為支教教師徐召偉的堅持和支付寶“追風計劃”的支持,成為該縣的足球強校。在元寶小學,富力的2009年齡段男足與學校女足隊踢瞭一場友誼賽,讓遠道而來的廣州朋友印象深刻——小姑娘們面對專業的男隊員毫無懼色,比賽結束後她們列隊站立,迎著高原的凜冽寒風高歌一曲才作罷。

廣州市足協副主席葉志彬後來聽說瞭這個故事後,陡然提起瞭興趣。

“我聽說大方縣有個學校,幾個小女孩踢得不錯,跟男孩子比都不差,我就問能不能發點視頻給我們看,我當時想的是最好有一點吃苦耐勞的精神來帶動廣州足球。”隨後葉志彬與徐召偉建立瞭聯系,看完對方傳來的幾段視頻後,他決定自己去一趟貴州。

作為一個足球人,葉志彬更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帶上足協技術部負責人和女足教練趕到大方,看瞭元寶小學女足的訓練和比賽。

“我們的初衷不是選擇能力很強的小孩,而是鬥志強的,能夠帶動整個隊伍拼搏精神的。她們在球場上的野性和近乎偏執的求勝欲正是我們想要的。”葉志彬說。

2020年12月1日,廣州市足協選中的五位女生抵達廣州,進入廣州市體育職業技術學院(偉倫體校)學習和訓練。

葉志彬說,姑娘們可以在中考時選擇入讀普通高中,也可以留在體育職業技術學院讀五年一貫制的大專。不管哪條路,“保底都能拿到大專的學歷”。

“山裡的孩子走出去的機會實際不多,我覺得最開心的還是她們的父母。他們真的是為孩子感到特別的開心,這對孩子來說是一次難得的成才的機會。”徐召偉說。

在戴維看來,平時靦腆的山區孩子們,到瞭足球場上就像切換瞭頻道,展現出來的自信與堅韌讓人感動,也由此看到在下一代身上實現鄉村振興最需要的精神面貌。

此外,在戴維的牽線搭橋下,富力俱樂部和恒大足校先後加入瞭天河幫扶工作隊在大方縣發起的《廣黔同心足球教育幫扶計劃》,兩支廣州中超同城俱樂部從綠茵場上的對手,變成瞭幫扶戰場上的隊友,為山區的孩子們帶來瞭場地、裝備,甚至還引進瞭前中超球員作為常駐山區的專業足球教練。

在“追風計劃”、廣州足協和富力俱樂部的幫助下,元寶女足的成績突飛猛進,由恒大足校派駐的前中超球員教練在易地扶貧搬遷安置點學校——大方天河實驗學校的各年齡段球隊也組隊成功。徐召偉從一名支教教師成為簽約教練,繼續駐守大山深處,專心開展山區青訓。

葉志彬說,“五貴”能夠出山最根本還是足球說瞭算,而天河區對大方縣的對口幫扶是一個契機,為山區的娃娃們打開瞭一扇面朝大海的窗子。

進與退

對“五貴”來說,參加追風聯賽是一次“回傢之旅”,比賽前幾天,她們回到傢鄉備戰,與昔日的隊友們一起訓練。

徐召偉發現,五貴回來後有點“樂不思蜀”,還在學校旁邊的電線桿上寫瞭五個大字——“不想去廣州”。

在她們心中,大人嘴裡的“命運轉折、人生機遇”,暫時還抵不上傢鄉的酸湯,和放學回傢路上,與小夥伴玩耍的自由快樂。

“五貴”在廣州的教練和領隊陳美宜倒是很理解這些姑娘們的“鄉愁”。

“她們才過來,還沒有經歷什麼。等她們跟隊友去打瞭比賽,在成長的過程中一起經歷瞭失敗與成功、歡笑和淚水,對這裡會有歸屬感的,不著急。”陳美宜說。

但徐召偉不允許她們有退路。出發去昆明前的最後一次夜場訓練前,他把“五貴”喊到樓頂食堂開會。

“我跟紫妍說過瞭,會議的主題是什麼?是‘不要讓我去討厭你們’。”

這是一場訓話。在徐召偉看來,小姑娘們已經不小瞭,應該聽得進自己的話。

“不隻是我。不要讓廣州的陳教練、蔡教練討厭你們。你們已經長大瞭,不要有天真的想法,想回元寶小學。你們給我斷瞭要回來的心。你們隻有一種方式回來,你們翅膀長硬瞭再回來。”徐召偉說。

“如果你們在廣州隻是混,後面元寶的隊員就不會再有機會走出去瞭。”他說。

徐召偉沒有給自己和“五貴”留退路,他想握緊這次難得的機會,改變更多山裡孩子的命運。然而,葉志彬卻說,廣州市足協會尊重“五貴”的選擇,哪怕她們有人中途放棄足球。

“放棄的話,我們也考慮到,如果不踢瞭後續怎麼辦?偉倫就有這個好處,可以繼續在偉倫,初三之後就可以讀大專,讀完大專想回去也沒問題。我知道過去在山區,很多小女孩讀到初中,十四五歲就開始考慮嫁人生小孩瞭,我們希望她們回去能夠樹立一個形象,不要重復上一代的軌跡。”葉志彬說。

不過,“相信自己眼睛”的葉志彬始終認為,“五貴”能夠代表廣州隊在廣東省運會上大放異彩,甚至她們中的一到兩個人能夠進入國傢隊。

“對於我來說,帶她們來廣州的出發點是‘愛才’,並不僅僅是扶貧。我覺得她們中有一兩個人應該可以走到‘國字號’,但究竟行不行,除瞭自身實力之外還有很多機緣。”葉志彬說。

對於“五貴”來說,她們曾經對翻越一座座大山習以為常,而今天背離山嶺,向著大海的方向進發,何嘗又不是一種新的攀登。

這趟回傢,張紫妍的奶奶聽說她在廣州開始學英語瞭,讓她說幾句來聽聽,紫妍告訴她“買東西”就是“go shopping”。奶奶笑得合不攏嘴——村裡小學沒有英語課,她之前的同學連26個字母都不認識。

在徐召偉看來,作為“領頭羊”,她們被命運選中,她們沒有選擇,必須完成這次攀登。

而更多對走出大山仍然有一種尚未兌現執著的孩子們來說,這種執著有瞭新的方向——沿著“五貴”們踏出的這條路,未來他們人生的“進與退”可能會變得更加從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