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東京奧運會,亂!運動員跑路、主場館發生性侵案

2021-07-20 由【】發表於 体育

本文轉自【揚子晚報】;原標題:【亂!運動員跑路、主場館發生性侵案】

自7月17日起,

中國奧運代表團陸續趕往東京,

參加即將開始的東京奧運會。

不過相比還有幾天才會開始的比賽,

這兩天發生在東京奧運會的一系列亂象,

可能才是眼下更吸引眼球的事情。

烏幹達選手另類偷渡

根據日本多傢媒體的報道,在東京奧運會開幕前夕,正在大阪府備戰的烏幹達舉重隊隊員朱利葉斯·塞基托萊科竟然離奇失蹤。目前,日本當局已出動警察開始緊急尋人。現年20歲的塞基托雷科是在當地時間16日自行離開瞭位於大阪府泉佐野市的駐地酒店後失蹤。據悉,16日0時30分左右,塞基托雷科依然還在酒店之內。由於這名選手未按時提交每日的新冠核酸檢測樣本,市政府工作人員在16日中午到酒店房間欲向他確認,也就在那時,工作人員發現他已經消失。

泉佐野市政府人員透露,塞基托萊科在房間裡留下瞭字條,大意是:我不想再回到生活艱難的烏幹達瞭,我要留在日本工作。 同時,塞基托萊科希望工作人員把他的行李寄給他在烏幹達的傢人。在事發前,由於參賽名額的問題,烏幹達代表團已安排塞基托萊科在7月20日從成田機場回國,這或許也是造成他離奇失蹤的原因之一。

在日本國內網絡上“泉佐野市”、“烏幹達選手”也上瞭熱搜,這一次政府和日本網友出奇地團結。不少日本網友都在網絡上留言,勸返塞基托萊科,並告訴他在日本找工作絕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

確實,作為一名語言不通、在日本買車票都困難的67公斤級舉重運動員,如果沒有什麼一技之長的話,真的很難想象他能在日本找到什麼樣的工作,他的人身安全也很令人擔心。

東京奧運主場館發生性侵案

18日,據日本放送協會NHK報道稱,東京奧運主場館發生性侵案——一名30歲的烏茲別克籍男大學生涉嫌性侵一名同樣在此打工的20多歲女性。

東京警方在奧運會主場館國立競技場當場抓捕瞭這名嫌疑犯,警方稱這兩人都是場館的工作人員。

據瞭解,這位烏茲別克籍男大學生是媒體記者餐廳的員工,持有主場館內部工作人員的門禁卡,可以隨意進入主場館。這名被性侵的20多歲的女性也是主場館的打工人員,兩人是在一次彩排期間認識的。

案發當天場館正在舉行開幕式的彩排表演——被害女子是在當天才與嫌疑人認識的,在後者的邀請下前往觀眾席觀看閉幕式的彩排表演。嫌疑人或是在彩排結束後趁四周無人之際,將被害女子拉到看臺偏僻處對其實施性侵。

已有55名奧運會相關人員確診

奧運村作為奧運會參賽運動員日常生活起居飲食的地方,應該是整個奧運會防護等級最高的區域,但不幸的是,就是在這個要害區域,也發現瞭新冠肺炎感染者。北京時間7月17日,據日本放送協會(NHK)消息,東京奧運會一名工作人員的新冠病毒檢測結果呈陽性。該病例為東京奧運村出現的首例確診病例。奧運村是奧運會參賽運動員居住地,如果病毒擴散,將對參賽運動員的健康構成巨大威脅。目前各國和地區奧運代表團陸續抵達東京,現在發佈的新冠病毒陽性病例不知是否會造成參賽運動員的心理恐慌。

東京疫情卻始終不容樂觀,17日東京單日新增感染1410人,再次刷新近半年來的單日最高值。根據最新消息,18日在奧運村內首次發現2名運動員病毒檢測呈陽性,截至目前,已有55名東京奧運會相關人員確診感染。

日本媒體近期還多次發現,部分海外運動員和相關人員違反“氣泡”原則進出周邊便利店和餐廳。對此,日本奧運大臣表示將要求東京奧組委加強管理,並考慮對違規者采取包括剝奪參賽資格在內的處罰措施。

就是在這樣一片人心惶惶中,東京奧運會即將拉開帷幕,而近日一位行為藝術傢,又在日本東京代代木公園升起瞭一個巨型人頭熱氣球,並將其稱為“從文化方面為奧運炒熱氣氛”。不知道這一波操作,究竟是炒熱瞭氣氛,還是讓人不寒而栗。

來源| 揚子晚報記者黃啟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