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38年前,她在比賽期間叛逃美國,害慘中國隊,最後卻高調回國撈金

2021-07-20 由【】發表於 体育

必須經過祖國這一層樓,然後更上一層樓,達到人類的高度——–羅曼羅蘭

1982年,中美邦交日漸密切的重要時期。卻發生瞭一件震驚中外的”大事件”,正是因為這個”大事件”,暫停瞭中美兩國的文化交流,在國際上造成瞭重大影響。而這一切的起因,僅僅是因為一個人,她在祖國需要她時選擇瞭背棄,在祖國奮力向上的時候在背後狠狠紮瞭一刀,因為她,祖國的名譽在國際上受損,她就是胡娜。

網球之緣起

胡娜出生於體育世傢,外祖父溫嶺市中國最早接觸職業網球的一批人。在解放後,執教於四川網球隊,胡娜的外祖母楊渝君也曾是上海江南女子學校的籃球主力,胡娜從小就有極強的運動天賦,在這樣的傢世影響下,胡娜自小就很獨立自主,自己一人各處參賽,15歲便奪得瞭全國青少年女單冠軍。

就這樣努力且自身十分出色的胡娜被調入國傢隊,因自身能力出眾且當時國內的網球比賽很少,教練為瞭她的發展,無論是成年組還是青年組的賽事都會帶上胡娜。就在這樣不斷地比賽中不斷進步,16歲的胡娜拿到瞭全國組女單冠軍。

很快,胡娜又拿到瞭亞洲女單冠軍,胡娜也迎來瞭前往美國比賽的機會。彼時,胡娜是一顆快速升起的網壇新星,國傢用最好的資源,最好的教練來培養者這顆新星,卻未能料到,這顆星星會奮力脫離軌道,終究成為瞭燃燒自己隻為一剎耀眼的”流星”。

逃之因

38年前,是什麼原因導致瞭這場”叛逃”?體壇背景的傢世,無數的勝利,足夠的優秀帶來的自信,在當時的國傢經濟水平下以16歲這個年紀到達”巔峰”或許還是太年輕,胡娜的實力不可否認,但也許是太過順利,未經過磨難的心性還是太自我。

16歲的胡娜,一帆風順的比賽,強烈的”野心”,在溫步頓中央球場觀看瞭著名選手艾弗特的比賽後,激化瞭胡娜強烈的渴望,渴望站在同樣站在中央廣場代表中國比賽,但是當時的中國隊不允許隊員外出參加巡回賽。

奧運會沒有設立網球賽,剛剛恢復國際奧委會席位的中國體委並未對”個人化”很濃的巡回賽有興趣。胡娜的”野望”才剛開始便要結束瞭嗎?不,或許胡娜內心不服氣,自認為有實力卻因祖國的原因阻礙發展。

當是服從命令呆在國內,還是設法去參加巡回賽,完成站上中央廣場的願望相沖突時 ,顯然胡娜的天平偏向瞭自己,她拋棄瞭初衷”代表中國站在中央廣場”,她為瞭自己,預謀瞭一場”叛逃”。

1982年,這是自中國恢復國際奧委會身份後,中國女網第二次出國比賽。這次前往美國加州聖塔克拉拉參加聯合會杯比賽。或許出發前大傢都是眾志成城,下定決定拼盡全力,但他們都未能想到最沉重的一擊來自背後,來自日日相處的隊友。

首輪比賽胡娜2比0戰勝日本,中國隊最終以3比0 戰勝日本隊。開門紅,多麼鼓舞人心,振奮士氣。但在對陣德國隊的早上,胡娜消失瞭,教練和隊員遍尋不見。當日胡娜通過律師致電組委會,稱自己很安全,並已尋求瞭政治庇護,其實,在這期間她選擇瞭叛逃美國,也因為此事而害慘瞭中國隊。

一個中國人的政治庇護來自別的國傢,這無疑使諷刺的。而中國隊也因此事件以0比3 慘敗於德國,隨後,國傢體委宣佈網球改組,總教練張大陸,副總教練沈建球,隊員李心意離開國傢隊。

我不知道胡娜是否考慮過自己的叛逃到底會有怎樣的影響,會造成怎樣的後果,她的野心是以國傢名譽受損,中美文化斷交,教練,隊友免職為代價的。

墜落之勢

叛逃後的日子並未像胡娜想的那樣,或許遲到的磨難來臨瞭,自1982年直到1984年胡娜才開始參加瞭首個大滿貫的比賽,1985年胡娜進入瞭溫網女單的第三輪。至此,胡娜的職業高度到瞭盡頭,僅2年時間,胡娜就像流星閃耀瞭一瞬,便墜落瞭。

脫離瞭祖國的胡娜在網壇上消失瞭,而被拋棄的祖國卻在時刻強大著,1984年中國洛杉磯以15金第四的排名重塑瞭中國體壇形象,1988年網球正式被列為奧運會比賽項目。僅需沉淀四年,胡娜或許便有機會代表中國站上網球的巔峰,但從她背棄那一刻起,她便拋棄瞭作為一個中國人的一切。

中國的榮譽與她再無關系。胡娜事件對終歸網球觸動很大,中國網球協會隨後決意改革。或許這是這次事件唯一的益處。

回之故—–國強

中國,時刻強大著,每一個中國人都在努力著,中國的GDP從國際排名很低,到1995年排名第八,2000年超過意大利排名第六,2005年超過法國排名第五,2006年超過英國排名第四,2007年超過德國排名第三,2010年超過日本排名第二直至今天。

10年來,中國穩居第二,中國的經濟實力是有目共睹的。中國的體育實力與經濟實力齊頭並進,在歷屆奧運會上排名穩步上升,在國際體壇上的地位舉足輕重。

高調回國隻為撈金

1992年胡娜退役瞭,退役後的胡娜還是回到瞭這個生她養她的地方,胡娜在臺灣辦起瞭自己的網球俱樂部,2014年一則新聞勾起瞭老一輩網球人的回憶,而此次事件的主角還是胡娜。

在時隔32年後胡娜高調回來瞭,在北京辦起瞭畫展,在中國撈金。她身著黑色的裙子,細聲細語,似乎時間打磨掉瞭她作為運動員的痕跡。叛逃事件似乎並未影響她,而事實也證明胡娜對於當年的出走事件並未後悔,雖然有人謾罵她,但她並未在意。

她說她並未覺得自己做錯瞭,她沒有對不起任何人,她過得很好。自此後胡娜頻頻回國,辦畫展,做主持人,解說網球賽事,開展各種活動,風生水起。胡娜從未變過,她從未真正將國傢放入心中,她的所作所為,皆為利益,名譽,皆是為瞭她自己。

多麼諷刺,傢庭養育瞭她。國傢培養瞭她,她說她無愧於任何人,至今她應有的對國傢,對教練,對隊友的道歉,從未在她的認知中。而祖國這位母親,寬容的重新接納瞭她,但我想人們對她是不恥的。

遲而未至的道歉

我不知道當胡娜侃侃而談著當初出走知識因為自己太年輕,想法太簡單時是怎麼想的。或許16歲時的胡娜是年輕沖動,單純的。但30多年過去瞭,現在的胡娜卻從未覺得自己做錯過,從未覺得應該對誰致歉。

但這個道歉是胡娜應該要有的。祖國在你犯錯時,仍願意擁抱你,你難鬧不應該有歉意嗎?胡娜,初叛逃是為瞭利,現回國也是為瞭利,你的所作所為讓人不恥,國傢能原諒你而國人卻不會原諒你。

文/墨瓏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