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換上硬胎後,為什麼漢密爾頓這麼快就能追上勒克萊爾?

2021-07-21 由【】發表於 体育

這場比賽的關鍵在於漢密爾頓是否能讓自己的進站時間盡可能推遲,以盡量減少他在那裡罰10s而失去的位置,但最終仍有足夠的圈速和輪胎壽命來超越勒克萊爾。

但這裡的輪胎所面臨的挑戰總是左前輪的磨損。右前輪有些起泡,在周六的短跑比賽中,維斯塔潘和漢密爾頓的賽車表現最為明顯,但這實際上並不是限制賽車速度的最主要因素。

起泡的位置是在較輕負荷的右胎內側,是由於車輪外傾角,輪胎內部拖過地面造成的。

中性胎足夠柔軟,在經歷瞭銀石高速長時間彎道的幾圈後,因過熱會起泡,但不會對汽車性能產生任何顯著影響。

真正的要害是左前輪的磨損。因此,在沒有後面追趕的威脅的情況下,進站策略成必須是盡可能晚地進站,這樣當他進站必須罰10s時,他失去的位置就越少。

所以漢密爾頓進站前的策略是盡可能跟住法拉利,而不是過度損耗輪胎去超越勒克萊爾,所以漢密爾頓幹脆退到法拉利的DRS以外,以盡量減少對輪胎的壓力。所以在進站前,漢密爾頓和前車勒克萊爾之間的差距始終在1s以外,當時給人的錯覺就是法拉利在搭載中性胎時的圈速非常有競爭力,其實真實情況是漢密爾頓在保胎。

比賽第一階段由於漢密爾頓沒有對法拉利施加任何壓力,勒克萊爾也盡可能地待在外面。他在賽道上呆的時間越長,他的第二套輪胎的表現就可能越好。

一停後,漢密爾頓落後勒克萊爾13秒,幾乎60%的賽程已經結束,他對自己奪冠的機會並不樂觀。他一路狂追,在博塔斯的車隊指令下讓出瞭位置,但這仍然讓他落後法拉利9秒,隻剩下12圈。漢密爾頓開始全力以赴,勒克萊爾也做出瞭同樣的反應。與第一階段不同的是,我們在比賽第二階段看到瞭兩款車的真實性能比較,結果顯示梅奔的W12的圈速比法拉利的SF21快瞭將近1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