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中國田徑:我們和日本硬碰硬

2021-07-22 由【】發表於 体育

澎湃新聞記者 馬作宇

鞏立姣要在東京圓夢。

“世錦賽結束,從零開始,不背包袱,續寫輝煌,贏戰東京。”

差不多8個月前,中國田協主席段世傑在中國田徑隊冬訓誓師大會上的寄語猶在耳邊,如今中國田徑軍團就將在7月23日正式出征東京。

“在東京奧運會上,奪下2-3枚金牌,6-8枚獎牌,並且20%的項目中進入前八名。”這就是中國田徑健兒在東京的目標。

而在2021年上半年的整個備戰沖刺過程中,傷病給部分田徑健兒們埋下瞭一些隱患,但從整體的訓練和比賽狀態上來看,中國田徑軍團已經做好準備——鞏立姣依舊強勢,中國競走繼續鞏固集團優勢,呂會會和蘇炳添表現穩定。

圖片來源:新華社

一場“戰勝自己”的比賽

“如今我的訓練狀態已經能夠把能力保持在20米以上,隻要穩定發揮,我感覺伸手就拿下金牌。”

今年6月底,在距離東京奧運會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鞏立姣在重慶的全國田徑錦標賽這樣描述自己如今的狀態。

這番頗為自信的總結,也像極瞭中國田徑軍團幾名奪金重點運動員如今的備戰情況——將自己的訓練和比賽狀態調整到最好,剩下的就是在奧運賽場上發揮出水平,戰勝自己。

從這個賽季的成績上來看,鞏立姣確實在女子鉛球的賽場上難覓對手。

就在重慶全國田徑錦標賽的6次投擲中,鞏立姣的後三投都在20米以上,分別是20米18、20米30和20米39。即便是最差的20米18,放在今年的女子鉛球世界排名中,也要超過其他所有對手。

當然,鞏立姣的身後也有追趕者們——6月下旬,30歲的美國選手拉姆塞在奧運選拔賽上以20米12奪冠,成為本賽季第二個投出20米以上的運動員。但對於鞏立姣而言,就如她自己所說,隻要把握好比賽節奏,戰勝自己,好成績自然就會出現。

和鞏立姣的備戰情況相似,中國女子競走的幾位名將在沖金道路上的“最大對手”也是自己。

25歲的楊傢玉在2017年世錦賽女子20公裡競走項目中強勢奪冠。今年3月在黃山的奧運選拔賽上,她又以1小時23分49秒的成績打破瞭由劉虹保持的世界紀錄。

今年3月,楊傢玉打破世界紀錄。

34歲的老將劉虹是裡約奧運會該項目冠軍,雖然一度退役升級做瞭媽媽,但復出之後劉虹的競技狀態快速回升,在2019年多哈世錦賽上沖多冠軍。

事實上,不僅僅是女子鉛球和女子競走,中國田徑軍團的女子標槍和男子競走同樣具有沖進的實力。

“東京奧運會,我一定會盡力超越自己。”這是呂會會說出的決心。按她的說法,盡管這段時間成績不算理想,但在比賽中暴露出的問題讓她可以在未來30天裡有瞭訓練和調整的方向。

此外,在中國傳統優勢項目男子20公裡競走中,王凱華也具備奪牌和沖金實力。

今年3月20日,王凱華在2021年全國競走錦標賽走出1小時16分54秒的成績率先沖線,打破由王鎮保持的1小時17分36秒的全國紀錄。

標槍選手呂會會也在逐步穩定成績。

保持健康,就有機會創造歷史

“在最後階段,保證沒有傷病是最關鍵的。”就在差不都1半個月前,中國田徑軍團的外籍教練蘭迪·亨廷頓在和澎湃新聞記者談及奧運備戰時,反復強調的就是健康。

“在能力上,現在的運動員都達到瞭預期,但想要在東京展現出理想的狀態,關鍵問題是保持健康。”

事實上,傷病確實是中國田徑軍團在沖刺東京之旅上的最大隱患。

就在東京奧運前的最後一場全國性大型田徑賽事上,中國短跑的領軍人物蘇炳添在決賽中出現瞭些許肌肉不適;110米欄的老將謝文駿同樣因為養傷和調整狀態沒有出戰;梁小靜因為此前的腰傷,如今在力量上有不少欠缺;女子“接力天團”原本的主力韋永麗,此前也都有一些傷病困擾,雖然傷愈恢復,但在狀態上都還需要進一步提高。

蘇炳添在比賽中。

傷病是競技體育最大的“殺手”,因此保證每一名田徑健兒健康安全地站上奧運舞臺,是東京奧運之旅上最關鍵的原則。

幸運的是,如今的這批中國田徑運動員們都更加深刻地理解健康與競技之間的關系,就如蘭迪·亨廷頓在談及蘇炳添身體情況時對澎湃新聞記者說的話,“蘇炳添是一位非常聰明的運動員,懂得如何保護自己。”

而剛滿31歲的謝文駿同樣如此。雖然此前因傷缺陣瞭多場比賽,但當他逐漸從傷病中恢復,他又能展現出理想的競技狀態。

謝文駿已經在“後劉翔時代”創造瞭歷史。

就在杭州田徑邀請賽男子110米欄比賽中,謝文駿傷愈歸來,跑出13秒49奪得冠軍,同時也刷新個人賽季最好成績。

過去兩年的奧運備戰之路上,中國田徑軍團可以算是“穩中求進,創造歷史”——東京奧運前,在代表著世界最高水平的多哈田徑世錦賽上,中國隊贏下瞭3金、3銀和3銅的成績,5項9人獲得獎牌,9項11人(隊)獲得前8名,4名運動員提高成績。

如今,隻要中國田徑健兒們保持健康,他們完全有能力進一步改寫歷史成績。

蘇炳添將和中國接力隊發起對獎牌的沖擊。

在東京,和日本選手競爭亞洲速度

奪金,無疑是每一場奧運比賽最大的看點。隻不過,對於中國田徑而言,在東京奧運的賽場上,另一個比賽的焦點就是與日本田徑軍團在“亞洲速度”上的較量。

當東京奧運受到疫情影響之前,在2019年底的中國田協誓師大會上,段世傑就明確提出——在男子短跑和長距離項目上要發力,因為在這些項目上,中國田徑與老對手日本隊產生直接競爭,“與日本此消彼長”。

而必須承認的是,日本田徑特別是短跑和跨欄項目都在不斷進步。

就在今年6月初,日本的短跑名將山縣亮太還跑出瞭9秒95的驚人成績,刷新瞭日本的全國紀錄。而這幾年,日本短跑人才輩出,薩尼·佈朗和桐生祥秀跑進10秒大關,多田修平的最好成績也從10秒12提高到瞭10秒01,小池祐貴則是打開“10秒大關”跑到瞭9秒98。除此之外,還有飯塚翔太和劍橋飛鳥,以及同樣在10秒10區間的石黃良則……

“與日本隊的接力在奧運會是一個很強的對決,中日短跑競爭激烈,個人單項有我與謝震業,但整體日本隊比我們強很多,現在與他們還是有一段差距。”

蘇炳添剛剛跑進瞭10秒大關。

在今年的奧運選拔賽上,跑出9秒98的蘇炳添在賽後接受采訪時坦言,中國短跑的整體實力上確實還不如日本,但在比拼“亞洲速度”的競爭上,蘇炳添依舊很有信心,“想要爭取奧運前三,當然這需要付出很大努力,保前八是底線。”

在跨欄項目上,中日之間的競速也愈發激烈。

謝文駿在此前的世錦賽上跑出瞭13秒29的個人最好成績,追平瞭史冬鵬的世錦賽第五名,僅次於劉翔。不過,由於傷病的影響,他如今還未展現出個人“最好狀態”。

而在他身後,日本的跨欄選手已經快步追趕——日本跨欄拿到奧運門票的選手達到4人,成績均在13秒30內,最終獲得奧運資格的是泉谷駿介、金井大旺、高山峻野,其中2000年出生的泉谷駿介創造13秒06日本國傢紀錄,具備打開13秒的潛力。

延期一年的奧運會,終究將要拉開大幕,在東京的賽場上,“亞洲速度”的頭銜,中國短跑軍團從沒有想過讓給別人。

來源:澎湃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