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辛巴控訴快手“壓榨主播、限制流量”,主播與平臺正在流量博弈

2021-06-08 由【】發表於 科技

正值“618年中購物節”之際,“快手一哥”辛巴卻稱自己遭到瞭快手平臺的不公平對待,引發網絡熱議。

6月5日晚,辛巴在直播間控訴快手壓榨主播,限制自己直播間的流量。辛巴稱,自己發視頻和直播被快手頻繁限流,需要“花錢買流量”。

同時也有主播透露,快手改變瞭漲粉規則,大主播刷禮物給小主播導流,每漲一個粉絲就會扣2元。

對於辛巴控訴快手一事,辛選相關負責人對紅星資本局表示暫無回應。此外,紅星資本局向快手方面求證,是否有限制主播流量等舉措,截至發稿未收到回應。

紅星資本局發現,辛巴控訴快手的背後,是主播與快手平臺在私域流量與公域流量中的博弈。

辛巴控訴快手“壓榨主播”

自曝一場直播賠2000萬

6月5日晚的直播中,辛巴自曝買流量花瞭2500萬元,但1個小時後觀看人數卻隻有80萬人。對此,辛巴在直播中情緒甚至有些許失控:“我花的兩三千萬元去哪瞭?為什麼我給徒弟點關註,你還要我錢?”

辛巴控訴快手壓榨主播

據辛巴所說,自己被快手限制瞭流量,並且還得花錢買流量。“這場直播我燒瞭2000多萬(元),我傢主播3000萬粉絲播放量就二三十萬”,辛巴在直播中說。

除瞭直播要花錢買流量外,辛巴稱發佈宣傳視頻也是如此,想要達到6000萬的播放量,買流量就要花費200萬元。

自曝發視頻和直播被頻繁限流後,辛巴還算瞭一筆賬,稱一場直播要賠2000萬元,“我賣3個億,15%-20%的傭金,快手你還扣5個點,去掉人工費、稅費我還剩8%,還剩2400萬;燒瞭2500萬,送禮物搭瞭1000多萬,我開一場直播賠2000萬!”

辛巴在直播中表示已燒錢2500萬元

辛巴直言,如果快手敢封號,就盤點“快手100宗罪”。隨後,有粉絲在評論建議辛巴轉平臺,辛巴又堅稱,自己是快手培養出來的人,不會帶著團隊轉去其他平臺。

也有網友質疑,辛巴的控訴有博眼球的嫌疑。在直播中,辛巴表示要停掉“燒流量”,把“燒流量”的錢送給粉絲,隨後開始帶貨一款洗衣粉,喊到“賠錢送粉絲”。

這場直播進行瞭6個半小時,根據壁虎看看數據統計,辛巴當晚直播帶貨金額高達3.72億。

數據來自壁虎看看

6月7日,針對辛巴控訴快手平臺一事,辛選相關負責人對紅星資本局表示暫無回應。

辛巴控訴的背後

快手改變漲粉、流量規則

無論是“博眼球”還是真情流露,從辛巴的控訴中,透露出一個信息:有著“快手一哥”的稱號,坐擁8700萬粉絲的辛巴,如此體量卻還要花錢買流量。

曾經的“辛巴、散打”等頭部主播傢族,通過粉絲積累瞭強大的私域流量,也讓快手收獲萬億“老鐵經濟”。快手商業化電商營銷運營中心張新舒曾表示,快手平臺80%的直播打賞收入、70%的電商收入,都是通過私域空間獲得。

憑借強大的私域流量,辛巴等大主播傢族紛紛用抱團、收徒等方式給旗下小主播導流,構建起流量壁壘。但現在,這條路似乎走不通瞭。

在直播中辛巴說:“我在直播間給‘時大漂亮’(辛巴的徒弟)漲瞭1萬粉絲,他的賬戶就直接扣錢,(粉絲)點關註要6塊錢1個,別的主播點關註才2塊錢。”

另一位主播所發的視頻,也證實瞭辛巴所說的問題。這位主播表示:“快手現在出瞭漲粉新規,主播去其他直播間刷禮物時,如果禮物的價值沒達到那麼多,每漲一個粉絲就會扣除20快幣(約2元)。”

也就是說,如今小主播想要靠大主播導流來漲粉,除瞭刷禮物的成本外,還要額外給快手平臺付費。

除瞭漲粉規則改變,快手的流量規則也在變化。此前,紅星資本局曾報道,另一個快手頭部主播傢族的網紅“二驢”表示:“官方現在改變瞭規則,流量都分散瞭。官方希望培養出10個400萬的賬號,而不是1個4000萬的主播。”

一邊重新掌握流量話語權,一邊又推出流量扶持計劃。在快手的創作者大會上,快手商業化運營中心提出“千億流量計劃”,要在2021年拿出1000億曝光流量給到品牌商傢,包括商業內容短視頻的分發、直播間引流。今年的“616快手品質購物節”期間,快手電商就為參與活動的品牌提供616主會場公域流量強曝光、官方對投流量等優惠政策。

有行業人士分析指出,快手正在著力打通公、私域流量,以私域流量為主的快手開始向公域地盤轉型。

雖然快手宣稱,這是公域扶持和私域沉淀的融合,並沒有削弱私域之於快手的價值。但實際上,主播的私域流量是否受到沖擊?從辛巴的控訴中,也可以嗅出一些信息。

紅星新聞記者 俞瑤 強亞銑

責編 任志江 編輯 楊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