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理想車友群現“控評組”?車主起底“控評套路”

2021-06-10 由【】發表於 科技

近日,一組網傳聊天截圖顯示,在一個名為“理想ONE全國車友會核心成員”的群聊中,群友們紛紛跟一個叫“何蕊-理想汽車”的群成員“匯報工作”。

“我這邊已經處理過瞭,大傢現在情緒基本穩定瞭”

“我們的維權群也基本瓦解,目前消停瞭很多,現在車友群給康哥帶的全是聊各種吃的喝的”

“安徽這邊基本還好,也還有車友在帶節奏,可控”……

何蕊則回復:“辛苦各位會長和管理,感謝各位跟我們一起扛過這段時間……”

有理想車主告訴紅星資本局,該群聊是理想官方建立的,拉攏各地車友會負責人用的,並非P圖。

深圳車主仲先生向紅星資本局表示,自己的實際體驗和網傳截圖所述情況基本吻合,從5月25日發佈會至今,他體驗瞭一把理想汽車的“花式公關”。

6月6日,紅星資本局就相關事宜采訪理想方面。理想工作人員表示人員架構裡沒有“何蕊”這個人,理想汽車也沒有官方的車友群。

而近日鬧得沸沸揚揚的理想老車主維權,與理想汽車(LI.US)5月的新車發佈相關。多位老車主認為,理想汽車並未提前透露新車發佈計劃,自己受到誘導銷售後買瞭“舊款”。“現在已經收集瞭四十多位理想車主的信息,這兩天就在北京順義區立案”,6月6日,江西博懷律師事務所的錢律師對紅星資本局說。

神秘核心群向“何蕊”匯報車友維權動態

理想回應:人員架構中沒有“何蕊”

連日來,理想老車主維權一事持續發酵。

在“炮轟”理想CEO李想的微博評論區後,有車主手拿韭菜在理想汽車門店發聲,還有車主表示已聯系律師準備聯合起訴。

這一切,源於一場發佈會。

5月25日晚,理想汽車在其春季發佈會上,正式發佈2021款理想ONE。據介紹,改款後的理想ONE在續航裡程、電驅系統、自動輔助駕駛、座椅舒適性、後排空間等多方面進行瞭改動和升級,但售價隻比2020款貴瞭1萬元,視顏色不同售價區間為33.8-34.8萬元。官方表示,新車於今年6月1日開啟交付。

這麼多升級加碼,售價卻隻貴瞭1萬元,本來是件好事,但是大批老車主卻湧向理想汽車CEO李想的微博評論區,控訴自己被“割瞭韭菜”。紅星資本局註意到,老車主們情緒激動,除瞭“買瞭舊款”外,最重要的原因是,感覺受到瞭銷售的誘導,甚至欺騙。

“我是去年下的單,今年4月30日提的車,這期間一直反復跟銷售確認今年是否會發新車,銷售都說不會,結果5月25日理想就發佈瞭新車。我氣壞瞭,就在車友群裡說打算維權,向理想要個說法。”車主雲小姐對紅星資本局說。

和雲小姐情況類似的車主不在少數,在沒有得到理想滿意的解決方案後,車主們決定維權。然而紅星資本局發現,在車主們維權的同時,還有另一波“非官方”人員在安撫這些車主的情緒。

近日,一組網傳聊天截圖顯示,在一個名為“理想ONE全國車友會核心成員”的群聊中,群友們正在跟一個叫“何蕊-理想汽車”的人匯報工作。

網傳核心群聊天截圖

這是什麼意思?

有知情人士告訴紅星資本局,該群聊是理想官方建立的,拉攏各地車友會負責人用的,確實存在並非P圖。

據知情人士解釋,上述群聊內容是指,理想在春季發佈會後,各地車友群內陸續出現老車主維權的聲音,為瞭減少這部分聲音,另有一部分人員正在幫理想“控評”,截圖正是他們向何蕊匯報“控評工作”。

“那個‘康哥’,就在深圳車友群,經常發一些食物的圖片刷屏來抵消維權的註意力。而提到‘康哥’的那個人,就是深圳車友會負責人,也是車友群群主。”車主仲先生對紅星資本局說,“我們群內的情況基本和截圖內容對得上。而且後來群裡有人拿著截圖和群主對質,他不置可否。”

深圳車友群內指認群主 圖據受訪人

6月6日,紅星資本局就相關事宜采訪理想方面。理想汽車工作人員並未直接回應是否曾安排人員監控各地維權動態,但表示人員架構裡,沒有“何蕊”這個人,對網傳截圖的事情已進行過內部核查,稱“沒有這些操作”。

此外,理想汽車工作人員回復紅星資本局稱,“沒有官方的車友群”。

發佈會前打電話,發佈會後聊美食

車主起底車友群的“控評”套路

雖然理想汽車工作人員稱“理想沒有官方的車友群”,但多位接受采訪的車主都告訴紅星資本局,自己是由理想的銷售人員拉進群聊,且很多車友群都擁有同一批“負責人”,用著成體系的方式管理著這些車友群。

仲先生對紅星資本局說,理想汽車一名深圳資深銷售曾對他明確表示,“可以這麼說,沒有官方不認可的車友會。”他向紅星資本局介紹,車友群是用戶在提車時,由銷售拉進群的,並根據提車時間的不同,以數字編號分群。

就仲先生所在的“深圳4群”而言,多數用戶為2021年1月至5月購車的用戶,也是深圳區域維權訴求最激烈的群。仲先生稱,500人的群中,約有50位理想工作人員。此外仲先生還發現,深圳1-4群的前幾位群成員是同一批人,都是理想的初代用戶或資深車主,他們作為“車友會負責人”管理著車友群。

“5月25日之後,車友群就變得非常奇怪。”仲先生表示,平時車輛遇到什麼小問題,可以直接艾特工作人員解答,車友們也會聊聊日常,沒發現什麼不妥,但在發佈會後,“一些操作就變得明顯瞭起來”。

“如果有人在群裡罵理想、或者說要維權的,就會突然跳出來另一些人,說自己支持理想,然後和之前的群友吵架。剛開始我們沒覺得有什麼問題,隻是觀點態度不同罷瞭。”仲先生說,“然後,管理員或者其他人就會出來說,‘你們不要吵啦’。如果糊弄得過去就沒事,否則就會把維權的人踢出群聊。我印象很深的一次,一個正在和某位維權車主吵架,幫著理想說話的群友,突然就被升為瞭管理員,隨後那個維權車主就被踢瞭出去。”

溫州的楊先生自稱是理想車主全國維權帶頭人,他補充稱,“有人在群裡鬧維權,群主就說大傢不要鬧瞭,到時候有方案我們坐著薅羊毛就行,我看到這種話就很不舒服,就懟他說‘你作為車友群群主,是要為車友爭取利益的,現在保持中立,就是在幫廠傢’,然後我就被踢出去瞭。”

楊先生說,除車友群外,理想的APP還存在刪帖情況,“他們在APP裡刪帖、禁言,那些對理想不滿的帖子被刪的一幹二凈。”

理想汽車方面對紅星資本局否認瞭刪帖操作,但有廣東車主向紅星資本局展示,自己發的《騙子的下場》的帖子,點進鏈接就變成瞭“內容審核中”。

除瞭在車友群直接踢人以外,仲先生還發現,用其他話題刷屏分散維權註意力是理想的另一種“控評”手段。

“來來回回就是那幾個人,別人一說維權,他們就會突然岔開話題,聊食物聊充電啊之類的,反正就是把維權的內容刷走,很多不‘爬樓’的群友就看不到這些事瞭。”仲先生說,“網傳截圖裡的那個‘康哥’,就是這樣操作的,和我的實際體驗基本吻合。”

圖據受訪人

此外,采訪過多位車主後,紅星資本局發現,理想車友群的控評行為或成體系。

據媒體報道,一位理想汽車銷售體系的內部人士稱,理想汽車所有員工也是在5月25日才和消費者同一時間得知新款車的價格和產品改動信息,“這些都是保密信息,之前銷售們也都是不知情的”。

但是也有車主告訴紅星資本局,在發佈會召開前幾日就曾收到過理想的電話。“有人收到的是私人號碼,我收到的是理想官方400的電話。”楊先生對紅星資本局說,“大致意思就是告訴我們老車主,不要在5月25日之前鬧,到時候肯定會給老車主一個滿意的方案。”通話日期顯示為5月23日。

這意味著,理想對老車主的情緒波動早有準備,但相應的,車主也對維權事宜早有預料。根據楊先生提供的錄音,在與理想官方溝通時,楊先生曾明確表示,如果發佈會後理想提供的老車主權益方案不能得到車主們的滿意,將協同律師準備起訴。

40餘名老車主擬聯合起訴

理想一度登上投訴榜榜首

紅星資本局註意到,今年4月,理想共交付5539輛汽車,同比增長111.3%;5月共交付4323輛汽車,同比增長101.3%,環比下降21.9%。這意味著,在6月1日新款理想ONE交付前兩個月,有接近萬名的消費者購買瞭2020款理想ONE。

“之前網絡上流傳的是,新車會加價10%,最後竟然隻貴瞭1萬元。”氣憤之下,不斷有老車主要求李想出面道歉,並拿出滿意的解決方案。但截至發稿,李想尚未出面回應。

根據理想在新車發佈會上公佈的方案,老車主享有軟硬件升級服務和1萬元的置換補貼的權益。紅星資本局瞭解到,2020款理想ONE軟硬件升級包括持續OTA(空中下載技術)升級、視覺泊車、座椅升級等,而1萬元的置換補貼是所有2020款理想ONE的首任車主,兩年內車主本人及直系親屬訂購2021款理想ONE及後續產品時,置換增購可減免10000元車價。

但這兩個方案並沒有得到車主們的滿意。2月之前購買老款理想ONE的車主認為,由於硬件架構的問題,包括自動駕駛在內的核心功能並不能通過OTA解決,2021款理想ONE選配的地平線雙征程3芯片和5個博世第5代毫米波雷達,也不能裝載,所以希望理想能兌現當初硬件升級的承諾。

4、5月購車的用戶,訴求則更加直接:退車。

有媒體報道稱,多位車主和理想方面接觸後,對方給出瞭老款車八折置換方案,即老款車按照二手車的定位,以八折出售,在補齊差價的基礎上補貼1萬元,再重新購買新款車。但這個方案也沒有得到車主滿意,有人算瞭一筆賬,置換後,車主直接虧損6萬元。

不過,理想方面也向紅星資本局否認瞭該方案,稱官方沒有統一的折算辦法。

沒有得到滿意答復的車主們,開始用實際行動維權。

“我現在已經收集瞭四十多位車主的信息,這兩天就在北京順義區立案。”江西博懷律師事務所的錢律師對紅星資本局說,“銷售不是說不知道,是很明確地說沒有新款,所以我們決定起訴消費欺詐。”錢律師表示,有些車主提供的證據不完整,案子可能有些難度,目前維權車友們正在眾籌,準備集體訴訟。

多傢媒體此前報道,在老車主們的一系列動作之後,理想汽車已經登上車質網品牌和車系投訴排行榜榜首,問題則集中在“銷售欺詐”和“服務態度”等方面。

不過,紅星資本局6月7日查看車質網投訴排行榜時看到,理想汽車位於第二位;6月8日再次查看時,理想汽車已經跌出首頁。

★記者觀察★

車友群還是控評群?要面子還是要盈利?

行業問題,考生不止理想一個

“我相信車友群建立的初衷,也不是為瞭控評,隻是這次,我才發現套路好深。”仲先生對紅星資本局說,“這次發佈會,各地的車友群群主都被邀請去瞭北京,他們公開說的,理想包機票酒店。”

那麼這種疑似控評群聊、公關群主的操作,是否同樣發生在別的車企身上?

幾位蔚來、小鵬的車主向紅星資本局說,目前沒有出現過具體的糾紛動態,也看不出是否存在控評的動作。奧迪車主則稱,他們的車友群社交屬性更強,基本都在聊吃喝玩樂。而理想則向紅星資本局表示,沒有官方的車友群。

有蔚來車主稱,有些問題在群裡直接艾特CEO李斌,他會本人回復。蔚來則對紅星資本局表示,目前車友群眾多,李斌並不在每一個群裡。而要參加蔚來的NIO DAY,“則需要用戶自己在APP中搶票”,蔚來方面表示,對參加NIO DAY的車主,“不包機酒”。

那麼為什麼理想寧願花大力氣在“控評”“公關”上,也不願在售前透露新車信息,甚至在4月的上海國際車展上都保持著“過分的低調”?

理想的銷售數據一定程度上解答瞭這一疑問。

2021年一季度,理想交付瞭1.26萬輛車,蔚來交付2萬輛,小鵬交付1.33萬輛。交付量上,小鵬超越理想並不多,但是增長速率上,差距更加明顯。一季度,蔚來同比增長422.7%,環比增長15.6%;小鵬同比增長487%,環比隻稍稍增長瞭3%;理想交付量同比增長334.4%,已然落後,而環比更是“三劍客”中唯一一個下降的,為-13%。

理想銷量數據 圖據理想官微

此外財報顯示,2021年一季度理想總收入為35.8億元人民幣,同比增長319.8%,環比2020年四季度卻下降13.8%。同時,一季度凈虧損3.6億元人民幣,去年同期凈虧損為7710萬元人民幣,虧損幅度進一步擴大。而2020年四季度的1.075億元的利潤,則主要得益於短期理財產品投資產生收益。也就是說,短暫盈利之後,理想又回到瞭虧損的狀態,後繼乏力。

對於理想及其他新造車企業來說,增大的被指控“割韭菜”的風險,也是銷售模式變化帶來的副作用。官網下單、門店提車的自營模式,讓車企從幕後走到臺前,直接與消費者對話。這種模式讓車企沒有瞭“中間商賺差價”的煩惱後,也失去瞭中間經銷商的屏障保護作用。

換句話說,在傳統的經銷商模式下,車企給予瞭經銷商一定的讓利權限和空間。這樣的結果是,不同的消費者在不同的門店,對接不同的銷售,可能會得到不同的價格。在這種模式下,如果消費者感覺自己“買虧瞭”,維權對象一般是4S店,而不是直接找到廠商。

如何解決直營模式下,消費者和企業的沖突?如何處理價格漲跌、新舊產品交替、新老車主的關系?如何維護企業和管理層的形象?這些問題或許不僅僅隻留給理想。

紅星新聞記者 俞瑤 實習記者 謝雨桐

責編 任志江 編輯 楊程

(下載紅星新聞,報料有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