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他兩次創業都做到全球第一,旗下公司創業板市值破萬億

2021-06-11 由【】發表於 科技

作 者:潘磊

來 源:正和島

如果說中國有一個地方盛產“首富”,也許隻有一個選項可以擺到桌面上——福建。

作為民營經濟最活躍的省份之一,閩商已經湧現瞭多個“首富”。

比如:

印尼首富黃慧忠和黃惠祥,祖籍福建泉州;

馬來西亞首富郭鶴年,祖籍福州,他在中國最知名的資產是金龍魚。

而最近引發轟動效應的,則是又一位福建人成為瞭香港首富——閩東人曾毓群。

5月初,他以345億美元財富第一次超過瞭有“李超人”之稱的李嘉誠,成為新晉香港首富,因為領先優勢隻有1億美元,當時有人認為他坐不穩首富位子。

但是到瞭5月底,當他創辦的寧德時代作為“電池行業的茅臺”,成為創業板首傢市值破萬億的公司時,沒有人再去質疑“電池大王”的財富實力瞭——掛牌上市3年多以來,寧德時代的股價已經漲瞭十多倍。

而且他還開啟瞭批量造富模式:包括他自己、寧德時代的高管以及早期投資者,一共有9人登上福佈斯超級富豪榜——這一數字超過瞭谷歌、Facebook和沃爾瑪的造富規模。

寧德時代現在已經把生意做到全球,但與此同時,曾毓群卻又是個低調的人,很少接受采訪,在時下流行的所有社交媒體上,都沒有他的賬號——這讓他和其他企業傢區別開來。

在他前後兩次、一共20多年的創業生涯中,也隻零星地接受過幾次采訪。

作為一個畢業於上海交大的“技術人”,他似乎對於宣傳自己以及自己的創業項目,都瞭無興趣。但也許正是因為專註於技術,才讓他在屬於自己的專業領域裡創業時,幾乎從未踏空過“風口”。

01、三次踏準“風口”,成就香港首富

很多時候,企業傢的命運永遠和他所處的時代密切相關,包括所謂的“風口”。

曾毓群踏上的第一個“風口”,也許就是在1989年他從上海交通大學畢業後,雖然進入瞭一傢國企,但隻幹瞭三個月就辭職瞭,轉而到東莞的一傢外資企業做工程師,他在這裡得到賞識,成為公司最年輕的總監級高管,並且一幹就是十年。

現在看來,上世紀90年代初是一個神奇的時點,一大批滿懷激情的年輕人,在當時敏銳地感受到瞭創業春風,不約而同地做出瞭“放棄鐵飯碗南下”的決定,董明珠、郭廣昌、方洪波就是其中的代表。

當然,曾毓群並沒有去創業,而是進入瞭一個極富前景的行業,不僅積淀瞭技術,而且還培育瞭對行業發展趨勢的認知,以及為之後開始創業提供瞭條件——這是他的第一個“風口”。

到瞭1999年,曾毓群和來自前東傢的兩個高管,預感到手機等移動電子通訊設備即將成為市場主流,於是就鋰電池的發展前景達成共識,正式開始創業,在香港註冊瞭“新能源科技公司”( Amperex Technology Limited,簡稱ATL)。

從美國貝爾實驗室購買瞭相關專利後,雖然發現按照專利生產的電池在充放電後會“鼓包”,但他通過技術手段,解決瞭這個難題,成為全球第一個實現產業化的公司,即生產出不會“鼓包”的鋰電池。

這讓ATL的產品在手機迅速普及的時代成為搶手貨,並且還成為瞭華為、三星、蘋果等手機巨頭的電池供應商。

2001年,ATL出貨量超過100萬個,到2012年,ATL的累計出貨量超過10億個,成為全球最大的鋰電池制造商。

這是曾毓群的第二個“風口”。

用他自己的話來形容,這一次創業“最好玩”,因為當時做出來的電池“不會賣,也不知道到哪裡去賣”,但這些問題最後都解決瞭,方法就是讓客戶覺得ATL的電池“更便宜”。

接下來就是第三個“風口”,也就是汽車電池——2011年曾毓群創立瞭寧德時代(CATL)。

曾毓群曾經表示,寧德時代不是突然冒出來的,“我們是厚積薄發”——指的就是之前ATL的技術積累。

早在2007年左右,中國開始考慮發展新能源車,曾毓群很快就覺察到瞭這個最新動向。

公開資料顯示,2004年開始,ATL就開始研發動力電池,2007年實現瞭小批量生產,當時關於汽車行業的新能源補貼政策甚至還沒有正式推出。

回過頭來看,那時ATL在技術上就提出瞭BMS(電池管理系統)的概念,通過智能傳感裝置檢測電池運行狀態——現在BMS差不多是智能電動車的標配。

所以曾毓群後來在動力電池領域,充分發揮ATL在鋰電池領域的技術積累,打破瞭當時磷酸鐵鋰的傳統技術路線,在體積更小、續航裡程更遠的三元鋰電上實現瞭技術突破,並由此成為包括寶馬、特斯拉在內的電池供應商。

由此,寧德時代開始成為全國乃至全球車企的香餑餑,一躍成為動力電池行業的全球老大。

加上之前的ATL,這是他第二次把創業項目做到全球第一。

隨著最近幾年全球“碳中和”成為全球共識,曾毓群和他的寧德時代再一次站上瞭“風口”,並且直接把他推到瞭香港首富的位子上。

但沒有什麼是一帆風順的,包括曾毓群擅長的“技術”,事實上,第一次花錢從貝爾實驗室購買專利時,他就差點掉進坑裡。

02、“電池大王”的關鍵時刻

“電池大王”在創業過程中的第一個關鍵時刻,來自於一個技術難題——從美國貝爾實驗室購買瞭有關鋰電池的專利授權之後,卻在產業化上遇到阻礙——經歷多次充放電後,電池開始鼓包。

這種技術難題在貝爾實驗室找不到答案,這就考驗一個公司創始人對於技術創新的態度瞭。

曾毓群並沒有另尋他途,而是通過技術攻關解決瞭這個難題,而且還是在全球第一個做出瞭“不鼓包”的電池。

這種電池正好趕上瞭過去20年手機發展的黃金時代。

這大概是創業開始,曾毓群最為關鍵的一個時刻。

而在技術上遇到的第二個關鍵時刻,也許就是比亞迪刀片電池的推出。

汽車動力電池領域一直存在著磷酸鐵鋰和三元鋰電之爭,前者因為體積較大、能量密度較低,車輛的續航裡程相對較短,但是安全性能好,後者幾乎彌補瞭磷酸鐵鋰的所有缺點,但安全性能不如前者。

事實上在ATL時代,曾毓群也搞過磷酸鐵鋰,但是因為磷酸鐵鋰在性能提升方面難有突破,而自己在鋰電池方面具備技術積累,所以後來主要轉向能量密度更大的三元鋰電,並以此成為全球老大。

不過作為昔日電池巨頭,比亞迪的創新能力同樣不可小覷,其掌門人王傳福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發明傢,終於研發出來瞭刀片電池——這種電池依然保留瞭磷酸鐵鋰出色的安全性能,同時能量密度也接近三元鋰電,車輛續航裡程因而大幅提升。

在電池行業度過瞭最初的狂歡之後,電池安全越來越受到重視,因為沒有人願意開車時坐在一輛搭載瞭不安全電池的汽車上。所以比亞迪此時推出刀片電池,並且用“針刺實驗”驗證其安全性,這讓時不時出現電池引發車輛自燃的寧德時代陷入尷尬。

不出意外,此前很少對熱點事件發表看法的曾毓群,很快就暗示所謂的“針刺實驗”並不等同於電池安全,甚至是(對測試條件的)一種“濫用”,並稱刀片電池的選型是寧德時代早幾年的淘汰方案。

雙方由此展開瞭一場論戰。

但根據比亞迪的說法,“幾乎所有你能想到的汽車品牌”,都對刀片電池表示瞭濃厚興趣。

這場技術路線之爭目前依然沒有具體結果,但寧德時代自己也在發展磷酸鐵鋰業務,以滿足多元化的市場需求。

總體而言,“技術”還是幫助曾毓群度過瞭若幹關鍵時刻,甚至還能拿到來自各方的神助攻。

03、來自各方的“神助攻”

ATL的那段創業經歷深刻影響瞭寧德時代(CATL)的發展歷程,尤其是在技術方面。

比如作為蘋果公司的電池供應商,華晨寶馬在開發電動車時,出於安全性能考慮,也在寧德時代剛剛成立時,就達成瞭合作。

據說當時華晨寶馬拿出瞭長達數百頁的德文技術資料,但寧德時代依然搞定瞭所有難題,順利實現瞭對方“之諾”電動車的定點配套。

有瞭華晨寶馬作為背書,寧德時代逐漸開始站穩腳跟,國內一大波車企都逐漸開始尋求電池合作。

到瞭2016年,在創業5年之後,寧德時代開始爆發。

這一年政策方面推出瞭“動力電池目錄”(電池白名單),寧德時代作為國產動力電池企業進入這個目錄後,在國內發展業務不用再擔心來自海外一線電池廠商的壓力,這個政策富礦相當於送給瞭寧德時代一個助推器。

還有一個助推器來自於競爭對手。

當時電池行業龍頭比亞迪因為產能原因,一直未能實現向行業開放供貨,而且旗下產品當時依然以磷酸鐵鋰技術路線為主,同時鑒於其自身也有新能源汽車業務,所以對於車企來說並不願意向比亞迪采購電池,這在客觀上促進瞭寧德時代的業務爆發。

幾乎所有主流車企,包括奔馳、寶馬等跨國車企,都在使用寧德時代的電池,從2017年開始的四年以來,裝機量都是全球第一。這是過去100多年來,中國首次在汽車領域的關鍵零部件中,成為全球領導者。

這讓“電池茅”實至名歸。

而這一切,都跟技術密切相關——這讓他能夠等風口,而不是去盲目地追風口——而之所以能夠持續發現技術趨勢,在於其不斷的自我學習。

這一點可能會讓很多老板感到驚訝,但卻是事實,即曾毓群是一個持續學習的人,這也許就是他從未錯失行業盛宴的最大原因。

04、他是等風口,而不是追風口

曾毓群為什麼能成為首富?

也許跟其極強的學習能力密切相關。

從公開履歷上看,曾毓群一邊工作、創業的同時,學習卻並沒有落下來。

1989年,曾毓群從上海交大船舶工程系畢業,很明顯他學習的是工程類專業,跟電池的電化學關系並不是很大。

但是在2001年,他又拿到瞭華南理工大學電子與信息工程碩士學位,需要註意的是這時他正在創業——2002年,當時曾毓群參與創辦的ATL就已經成為全球最早制造磷酸鐵鋰蓄電池的公司之一。

2006年,曾毓群獲得中科院物理研究所凝聚態物理學博士學位。

兩年後的2008年,ATL研發的動力電池開始給電動車配套。

學歷增長的路徑,跟曾毓群的技術創新密切相關,所以當他說“我們是厚積薄發”,完全合乎邏輯,他把企業傢們常說的“邊幹邊學”發揮到瞭極致。

用他自己的話說,自己在創業之前工作的那10年,學會瞭很多有關測試的方法,這為之後涉足電池領域時的“試錯”提供瞭方式方法。

所以在總結自己的創業經驗時,他認為自己在技術方面,(通過不斷學習)實現行業內“百裡挑一”的成功後,“再出來創業更容易成功”。

他還說過,(寧德時代)投資於天才——這傢電池巨頭的高級技術人才擁有專用餐廳,甚至還能獲得來自公司的婚介服務,解決終身大事。

事實上,曾毓群通過不斷的學習把自己也變成瞭一個天才——無論是技術還是經營管理層面。

他的學習能力還體現在他辦公室掛的一條橫幅上。

和曾毓群同為福建老鄉的美團創始人王興,曾經透露曾毓群的辦公室掛著一條寫著“賭性堅強”的書法作品,引發瞭廣泛關註,但到瞭後來,出現在曾毓群辦公室的書法作品變成瞭“溥博淵泉”。

這大概意味著新晉香港首富在創業心態上的微妙變化——當然這種變化依然來自於學習。

而在描述創業風險時,人們總是會概嘆:世界上所有事情,都在你沒有準備好的時候,就開始,而在你準備好的時候,就結束瞭——而曾毓群演繹的版本卻是“世界上的事情還沒有準備好,他就準備好瞭”。

但對於曾毓群來說,在成為行業老大之後,一個不可避免的問題就是在打下江山的同時,如何守好江山?

因為很多人都在說,打江山易,守江山難。

05、“不要躺在政策溫床上睡大覺”

曾毓群可能很早就意識到瞭“守江山”的問題,早在2017年,就通過一封題為《臺風來瞭,豬真的會飛嗎》內部信,告誡員工不要“躺在政策的溫床上睡大覺”,因為競爭對手正在玩命幹,所以“我們不能蒙眼睡大覺”。

他由此被認為是一個“憂患意識”極強的人——也許從那時開始,他就扔掉瞭“賭性堅強”那四個字。

但從現在的情況來看,無論是技術還是市場,寧德時代面臨的未知風險都在快速膨脹。

技術層面的最大詬病依然是“安全”問題,也就是電池自燃難題。

寧德時代憑借三元鋰電技術帶來的高續航特點,在過去幾年迅速成為中高端電動車市場的主流配置,但與此同時,三元鋰電能量密度高的同時,也引發瞭一些安全層面的擔憂。

“能量密度越高越不安全、越不穩定。這是一個常識。而作為汽車,首要考慮因素應該是安全,而不是片面追求續航裡程”,曾有人如是認為電動車過於追求續航裡程已經走入歧途。

而且隨著電動車的迅速普及,安全問題越來越受到關註,此前一度備受冷落的磷酸鐵鋰技術路線因為有著更好的安全性能,已經出現瞭重回舞臺中央的跡象,尤其是在比亞迪的刀片電池推出之後。

這對以三元鋰電作為核心業務的寧德時代來說,是一個潛在的技術風險。

換句話說,寧德時代以前曾經受益於電動車的技術路線從磷酸鐵鋰到三元鋰電的轉變,如果趨勢出現逆轉,那麼就有可能被其他對手追上甚至趕超。

另一個情況也對寧德時代不利,那就是市場也開始發生瞭變化。曾經的電池王者比亞迪,已經確定瞭拆分電池業務的戰略,這意味著寧德時代之前的“獨立供應商”的身份,將不再具備差異化競爭優勢。

事實上,比亞迪現在位於重慶的弗迪電池工廠,基本上采用的就是開放供應的策略。

第三,車企的態度也開始發生瞭變化,對於獨立供應商的熱度有瞭明顯的轉變,紛紛開始培植並綁定自己的供應商。

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大眾汽車集團收購國軒高科的多數股份,直接控制一傢電池供應商,以確保電池供應。

從近期看,寧德時代的地位無可替代,但是遠期來看,“親兒子”和“合作夥伴”的區別還是很大的,在成本為先的策略下足以影響采購戰略。

最後一個因素,就是政策因素的影響。

一方面,在“電池白名單”取消之後,寧德時代不再受到政策保護,而是要與松下、LG化學、三星SDI、SK創新等全球巨頭短兵相接;另一方面,另一個潛在的關鍵市場歐洲,一直對於來自東方的電池供應商頗多疑慮,在要求本地化的同時,也組建瞭自己的電池創新聯盟,以增加供應鏈的安全性。

寧德時代已經在歐洲建廠,以適應新的市場需求。

總體來看,在創業的前十年,寧德時代趕上瞭各種風口,並且實現瞭萬億市值,成為行業第一,但是在第二個十年,面臨的技術和市場壓力,一點也沒有減輕,競爭環境甚至更加兇險。

如果用一句最為直白的話來形容,那就是“創業者永遠在路上”。

但補償也是豐厚的,比如技術創富。

06、寧德時代,到頂瞭嗎?

自從戴維·帕卡德和威廉·休利特在一間車庫裡創立惠普公司,從而成為矽谷創業的鼻祖,並以此實現瞭“技術創富”之後,蘋果、谷歌、亞馬遜等偉大公司都遵循瞭這一路線,矽谷也成為全球創新和創業的聖地。

現在同樣的事情正在中國發生——包括曾毓群自己在內,寧德時代一傢公司就給福佈斯超級富豪榜貢獻瞭9個名額。

這甚至隻是一個開始——因為現在還難言寧德時代的股價已經到頂,這傢公司有可能出現更多的超級富豪。

而從創新轉移的角度看,與完全錯失工業革命,以及輕度參與互聯網革命這兩次人類有史以來最為重大的創新浪潮有所不同,中國將會在這波以智能化、萬物互聯為代表的技術浪潮中扮演關鍵角色,同時作為全球最大工業國,不僅為新技術提供瞭最大的應用場景,而且將是全球創新中心。

這對曾毓群的寧德時代來說,是一個全新的機會——不僅僅是科技創富。

參考資料:

騰訊科技《寧德時代與特斯拉結盟內幕:馬斯克整天都在談論成本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