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圍獵智能教育硬件:互聯網巨頭入局,傳統企業反擊

2021-07-20 由【】發表於 科技

文丨DoNews(ID:ilovedonews),作者丨尹太白,編輯丨楊博丞

2021年暑期剛剛拉開帷幕,在線教育卻遭遇瞭冰封。

在此前不到半年的時間裡,先是在線教育行業亂象多次被相關部門點名批評,隨後多傢在線教育企業被處以警告和罰款,盡管針對在線教育行業的具體政策尚未出臺,但一個業內共識已經迅速形成,即在線教育行業休整、收縮已成定局。

與在線教育行業一地雞毛的現狀恰好相反,智能教育硬件行業反而迎來瞭新機遇。

最直觀的表現在銷量上體現瞭出來。天貓精靈的數據顯示,在今年“6·18”大促期間,漢印、物靈、minibaby、優學派等多達13個智能教育硬件品牌,讓點讀筆、智能學生打印機、早教機、智能作業燈等成為異軍突起的新興品類。科大訊飛發佈的“6·18”戰報顯示,基於智能教育硬件使用場景的不斷開拓,科大訊飛AI學習產品的銷售額同比增長706%。

位於山東的智能教育硬件經銷商李承澤同樣感受到瞭市場行情的火爆,“大概是從疫情之後開始,智能教育硬件市場便突然火爆起來,像今年‘6·18’期間,智能教育硬件成為瞭超級大熱門品類,學習平板、智能手表都供不應求。”

事實上,智能教育硬件的市場行情在兩年前還是另外一幅景象。2019年下半年,智能手機的利潤空間和市場想象力已一眼能望到盡頭,李承澤決定逃離這個圈子,幾乎在同一時間,智能教育硬件引起瞭他的註意,在多次走訪、調研以及和業內資深人士深聊過後,李承澤意識到智能教育硬件行業的市場潛力巨大。

然而現實並沒如他所願,“當時銷量很低迷,壓貨也很嚴重,我甚至一度懷疑自己的判斷是否正確。”李承澤回憶道,“智能教育硬件賽道整體還處於尚未開荒的階段。”

轉機很快到來,2020年新冠疫情的爆發,將學習遷移到瞭線上,學生的網絡課程進一步激活瞭智能教育硬件的使用需求,整個行業也出現瞭爆發式增長。“去年有幾個月,以學習平板為代表的智能教育硬件的月銷量超過瞭上萬臺,今年的銷量也一直都不錯。”李承澤向DoNews表示,“覆蓋學生更多學習環節、解決更多傢庭學習問題、教育功能更加集成化和多樣化的智能教育硬件正越來越受歡迎。”

智能教育硬件越來越受歡迎的另一面是不急劇擴張的市場規模。根據艾瑞咨詢發佈的《2021中國教育智能硬件趨勢洞察報告》估算,2020年智能教育硬件的市場規模為343億元,預計2021年將擴大到453億元,2024年有望接近1000億元。

隨著在線教育逐漸熄火,智能教育硬件市場行情上行,一場融合瞭互聯網在線教育企業、互聯網巨頭和傳統教育硬件企業的排位之戰即將爆發。

需求龐大,政策所向,智能教育硬件迎來春天

“教育類的智能硬件目前仍是個藍海市場。”教育業內人士付鵬飛告訴DoNews,“從詞典筆、智能作業燈到學習平板,智能教育硬件已經迅速成為傢庭學習場景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目前教育行業內有一種觀點認為,智能教育硬件已整體覆蓋瞭書桌、客廳、學校和戶外四大學習場景,而且正在成為串聯起這些場景的重要入口,智能教育硬件將很快成為各方爭相佈局的賽道。”

這一觀點也得到瞭貼近用戶與市場的李承澤的認同,“隨著AI、大數據、語音識別等技術的飛速發展,讓智能教育硬件真正具備瞭實現智能的技術基礎,同時也讓智能教育硬件得以快速普及,再加上去年疫情的催化,使得用戶需求激增,而用戶需求激增,反過來又會進一步推動智能教育硬件的升級,實現一個良性循環。”

在學生傢長佟麗看來,智能教育硬件的確已經從可有可無的“玩具”,蛻變成必備且實用的教學工具。“詞典筆是我買的第一款智能教育硬件產品,以前孩子遇到不懂的單詞隻能查字典,但查字典太慢瞭,老師講題又快,一個一個查也無法適應快節奏的學習場景,像詞典筆這類智能教育硬件使用起來便利、簡單,也能提高學習效率。”佟麗接著說道,“雖然身邊很多學生傢長對於智能教育硬件的態度由懷疑漸漸轉變成瞭接受,但顧慮其實也不少,比如產品本身提供的功能和內容是否能夠被孩子接受,以及使用後會不會起到相反的作用。”

網易有道第一季度的財報數據也能從側面佐證用戶對智能教育硬件的接受程度越來越高。

財報數據顯示,網易有道在第一季度的總營收為13.40億元,同比增長147.5%。其中,學習產品業務的營收為2.02億元,同比增長279.8%,而這一業務之所以增速迅猛,主要是由有道詞典筆3.0的銷量大幅增長所推動的。綜合此前幾個季度的財報數據,不難發現由智能教育硬件構成的學習產品業務已連續多個季度取代廣告成為網易有道的第二條增長曲線。

盡管智能教育硬件賽道的潛力不容小覷,但李承澤認為決定這一行業上限的主要還是政策因素,“在線教育行業遭遇政策狙擊後,政策指向是擁有教育業務的企業最需要探討和研究的課題。”

好在政策基調與方向利好智能教育硬件的發展。2016年,工信部發佈《智能硬件產業創新發展專項行動》,提出要深入挖掘教育等領域智能硬件應用需求,加強教育等領域智能化提升,為教育智能硬件的發展奠定瞭政策基調;2018年,教育部發佈《教育信息化2.0行動計劃》,提出要構建“個性化”的教育體系和“泛在化”的學習環境,推動新技術支持下教育的生態重構,為智能教育硬件的發展明確瞭方向。

互聯網巨頭入局,傳統企業反擊,賽道競爭日益激烈

激增的用戶需求和潛在的流量入口,是一眾互聯網玩傢入局智能教育硬件賽道的重要原因。

目前,以網易有道、作業幫為代表的互聯網在線教育企業,以字節跳動、BAT為代表的互聯網巨頭和以步步高、讀書郎為代表的傳統教育硬件企業是智能教育硬件賽道上的三大派系。

實際上,從2020年下半年開始,三大派系在智能教育硬件領域的佈局就開始密集起來。

2020年10月,字節跳動旗下的大力教育發佈瞭其第一款智能教育硬件產品大力智能作業燈。區別於此前的詞典筆、學習平板等品類,智能作業燈配有雙攝像頭,傢長可以通過軟件遠程瞭解孩子的學習狀態,並與孩子視頻連線。智能作業燈的出現,在很大程度上彌補瞭過去傢庭學習場景下服務缺失的問題。

此外還有消息稱,字節跳動正在加足馬力佈局IoT生態,以拓展業務邊界、增加營收渠道。

2020年12月,網易有道推出瞭有道詞典筆3.0,上市不足半年,在京東平臺上的銷量就已超過瞭20萬,牢牢占據著詞典筆品類第一的寶座。

同樣意識到智能作業燈這一品類能有效解決傢長痛點和學生需求的還有騰訊旗下的騰訊教育。2021年3月,騰訊教育推出瞭內置“騰訊作業君”APP的AILA智能作業燈,與大力智能作業燈的“輔導”特性不同,前者強調“陪伴”這一特點。與此同時,導學教育也宣佈與阿裡雲合作,推出導學號智能作業燈,將導學燈正式融入阿裡雲教育產業鏈,阿裡達摩院也將為這款產品進行技術支持。此外,據業內人士透露,好未來、新東方、作業幫以及猿輔導,也都在籌謀各自的智能作業燈項目。

繼字節跳動、網易、騰訊等互聯網企業入局智能教育硬件領域後,百度也在持續加碼智能教育硬件業務。3月18日,百度旗下小度科技正式發佈瞭全球首款主動糾正坐姿的平板電腦小度智能學習平板,該產品具備智能護眼、全科同步輔導、安全放心上網課以及AI能力等特點。

持續加碼智能教育硬件業務的還有阿裡。今年“6·18”期間,阿裡一口氣發佈瞭40餘款智能教育硬件產品,並推出首款傢庭學習智慧屏產品天貓精靈E1,強勢宣佈瞭其在智能教育硬件領域的佈局。

“互聯網巨頭、互聯網在線教育企業紛紛湧入智能教育硬件賽道,還積極開創新品類占據細分賽道,這種行為徹底點燃瞭步步高、讀書郎等傳統教育硬件企業的危機感。”付鵬飛向DoNews表示。

一個可以為之佐證的事情是,4月27日,讀書郎向港交所遞交瞭招股書。在紮根教育硬件行業22年後,這個傳統教育硬件企業決定擁抱資本市場。

“與坐擁技術和流量優勢互聯網巨頭、互聯網在線教育企業不同,傳統教育硬件企業一般在供應鏈、線下銷售方面更具優勢。”付鵬飛分析道。

事實的確如此。根據讀書郎招股書數據,讀書郎與93名線下經銷商簽約,這些經銷商控制3793個銷售點,分佈在全國346個城市。也正是因為較高的線下滲透率,讀書郎智能教育平板出貨量穩步增長,其營收占比超過90%。

步步高同樣不甘示弱。截至2020年,步步高在全國共有超過18000個銷售點,在各省主要城市設有超過400傢服務體驗店。借助龐大的線下銷售網絡,步步高旗下的小天才手表在2019年的出貨量達604.5萬臺,在中國智能穿戴設備出貨量排名中位列第四,一度超過蘋果等品牌。此外,步步高還推出瞭不同系列的智能傢教機,具備智能語音聽寫、英語點讀、智能答疑、學科同步輔導、學習診斷等功能。

不過在李承澤看來,盡管傳統教育硬件企業擁有強大的線下銷售網絡,但面對互聯網企業的算法和內容積累,傳統教育硬件企業與前者仍有較大差距,“單純的智能教育硬件對用戶沒有實際作用,隻有搭載瞭匹配場景、覆蓋痛點的功能及解決方案時,智能教育硬件才能夠發揮價值。”

智能教育硬件會是一門好生意嗎?

無論是互聯網巨頭、互聯網在線教育企業還是傳統教育硬件企業,都在想方設法搶占智能教育硬件賽道,但這條道路似乎並不好走。

一方面,智能教育硬件研發投入較大、技術門檻過高、研發周期相對較長,短期內做出立竿見影的業績並不現實;另一方面,目前市面上的智能教育硬件產品存在著同質化較為嚴重的現象,由於功能趨同,導致產品與產品之間並無太大差異。

“道路不好走,並不意味著智能教育硬件不具備價值。”付鵬飛說道,“事實上,智能教育硬件的核心在於數據積累,有瞭足夠龐大的學習、學情數據後,相關企業就可以給用戶提供多樣且個性化的教育方案。”

因此,從長遠看,智能教育硬件的價值不僅在於對個人學習的支持,還更有可能成為傢庭、學校和政府“多方共育”的重要數據平臺和解決方案提供平臺。

對個人而言,智能教育硬件是直接的學習助手,通過個性化的學習內容,從而改善學習方法和學習習慣;對傢長而言,智能教育硬件能成為有力的監護助手,不僅能及時瞭解孩子的學習情況、進行必要的輔導,還能及時聯絡孩子以確保安全;對老師而言,智能教育硬件最大的價值在於能及時記錄學生的學習情況,幫助並改善教學內容和方法;對相關政府部門而言,綜合使用智能教育硬件,能夠廣泛且有效地收集學生的學習數據,並為教育體系改革提供重要的數據支持。

“在政策大力鼓勵發展智慧教育的背景下,校內智慧教室搭建需求旺盛,智慧課堂亟待升級,以學生終端為代表的智能教育硬件采買需求迫切,智能教育硬件企業有望通過政府資助、學校采購、傢庭增值服務付費的方式拓展進校業務,沖破學校壁壘以實現傢校全面覆蓋的多端聯動。”付鵬飛說道,“從長遠來看,智能教育硬件絕對是一門好生意,而且未來勢必會有更多的入局者闖入這一賽道。”

註:應受訪者要求,文中人名均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