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深圳 CBD 首次正式開放 Robotaxi 載人測試,元戎啟行提速自動駕駛商業化

2021-07-22 由【】發表於 科技

某種技術在融入日常生活之前,必然經過或大或小的摩擦。

近一百年前,德國劇作傢貝托爾特·佈萊希特發現,工業革命帶來新的生活方式,但觀眾們仍沉醉於較難理解的古代戲劇。

他認為,科學時代的人們應有屬於自己的娛樂方式,但觀眾的表現卻側面證明,科學並沒有真正進入群眾生活。

一百年後,新一輪的科技發展中的部分產物已進入人們生活,但在重塑人類生活方式的出行領域,其進展仍處於相對稚嫩的階段。

當前, L2級輔助駕駛系統已有新車標配的趨勢。而在更高級的自動駕駛方面,有機會接觸它的人們仍為少數群體。

當L4級自動駕駛汽車成為人們習以為常的一部分,Robotaxi將成為新科學時代下,人們的出行交通工具之一。

過去,這一情景很遙遠,現在,它離我們很近。

市區運營Robotaxi

試著想象,在你工作往返、休閑逛街時經過的街道中,穿梭著一輛輛Robotaxi。它們在繁華的市中心與普通車輛混雜行駛,搭載著用手機召喚它們的乘客,前往市區內大大小小的站點。

此前,已有不少科技巨頭、初創公司在城市邊緣區域、封閉場景開啟自動駕駛載人測試,甚至商業化運營。但極少有公司能在一線城市的市中心對公眾開放運營Robotaxi。

近日,新智駕發現在深圳市福田區,自動駕駛公司元戎啟行即將開啟Robotaxi的載人測試。

今年4月21日,元戎啟行獲得深圳市首張《智能網聯汽車應用示范通知書》,成為深圳市首傢開展自動駕駛載人應用示范的企業。經過兩個月的準備,元戎啟行將在深圳市福田區開啟Robotaxi的載人測試。

面積為78.66平方公裡的福田區,容納著155萬常住人口,以及累計145傢世界500強企業,華強北、平安國際金融中心等商業區也棲身於此。

正如其它經濟發達的市轄區一樣,高達134 萬人次日均出行需求的福田區也面臨著交通擁堵問題。

根據深圳市交通運輸局數據顯示,在納入統計的10個市轄區中,福田區長期入榜交通擁堵度前三名。

針對這一問題,福田區交警自2020年9月開展交通治理行動,目前已完成對9條主幹道的智慧化改造。

或許,元戎啟行Robotaxi的加入能一定程度緩解交通擁堵。

根據L.E.K.的市場調查顯示,自動駕駛汽車帶來的新增交通流量將會使總交通流量增加5%到15%。

據元戎啟行介紹,7月19日起,元戎啟行將在福田區提供周一至周日的Robotaxi服務,運營時間為9:00-12:00、14:00-17:00、19:30-21:00(法定節假日除外)。

在政策要求下,每輛Robotaxi的主駕駛位將配備一名安全員以確保行駛安全,且安全員連續工作不得超過3小時。

根據計劃,元戎啟行的首期對外運營將覆蓋福田區近百個站點,總運營路段長達200餘公裡。站點包括“紅色專線”如深圳市黨史館、深圳革命烈士陵園、深圳改革開放展覽館等,以及多個社康中心。

據介紹,市民可通過微信公眾號“元戎啟行DeepRoute”申請乘車邀請碼。完成調查問卷並通過篩選之後,市民可通過微信小程序“元啟行”下單,體驗免費的Robotaxi出行服務。

目前,元戎啟行已有20輛Robotaxi整裝待發。隨著政府許可以及運營的深入開展,元戎啟行將逐步增加運營車輛數量,以及擴大運營區域。

礙於技術不足,政策限制等束縛,自動駕駛規模化載客服務此前多出現在遠離市中心、路況較簡單的偏遠地區。此次元戎啟行在市中心啟動Robotaxi載客服務,或印證著離自動駕駛商業化落地更進一步。

緘默中爆發

打開搜索引擎,輸入關鍵字“自動駕駛”,會發現元戎啟行相對賽道其他玩傢略顯低調。或許是這一份不喜湊熱鬧的特性,使得元戎啟行有充分的精力專註技術研發。

具體而言,元戎啟行在過去短短兩年的時間裡開發瞭一系列算法、硬件,提前為自動駕駛載客作瞭充足的準備。

基於點雲的3D物體檢測網絡模型,元戎啟行提出的深度學習模型HVNet可幫助Robotaxi在雨天、黑夜等情況下依然能精準感知周邊物體。

在產品方面,元戎啟行開發瞭一體化傳感解決方案——DeepRoute-Sense II。其搭載的七顆攝像頭以及兩側的激光雷達,水平視場角可保持在360°。除瞭3顆激光雷達之外,DeepRoute-Sense II的硬件全部由元戎啟行自主研發。加上其自研的計算平臺,自動駕駛的整體硬件成本控制在25萬元左右。

這意味著,元戎啟行的自動駕駛解決方案不僅具備高精準感知能力,同時較低廉的成本便於大規模量產。

目前,元戎啟行參與設計的7輛L4級自動駕駛集卡已在廈門遠海集裝箱碼頭運行超一年,已實現24小時全天候的商業化運營。

過去幾年,元戎啟行相繼在深圳、武漢、杭州三座城市的核心區域測試自動駕駛汽車。經過長期測試,其自動駕駛路測裡程在今年7月已經超過200萬公裡。

在不同城市的核心區域進行自動駕駛路測,為其積累瞭海量優質的道路數據。“場景難度是非核心城區場景的3倍”,元戎啟行副總裁劉念邱曾對新智駕表示。

長期的道路測試,為元戎啟行的自動駕駛技術優化提供大量建議以及靈感。

據瞭解,在正式對公眾開放運營之前,元戎啟行已在福田區進行瞭2個月的內部測試。其中,元戎啟行內部就如何處理長尾場景、厘清責任劃分、功能設計等方面已進行大量討論。

除瞭內部測試之外,元戎啟行還對外邀請瞭特殊群體參與測試,並得到人民日報、南方日報等媒體的報道。

今年5月,視障者麼傳錫在深圳衛視的一條新聞中瞭解到,元戎啟行的Robotaxi即將對外開放運營。麼傳錫便在元戎啟行的一篇公眾號文章內留言,表示其希望試乘元戎啟行的Robotaxi。

麼傳錫是一名鋼琴調律師,每年需要帶著導盲犬外出調試100多臺鋼琴,但先天性失明帶來的出行不便,以及缺失的安全感時刻讓他感到不安。

拒載導盲犬、難以找到網約車、目的地送達錯誤等,已經成為視障群體遠出時難以避免的狀況。

麼傳錫對南方日報表示,在親身體驗元戎啟行的Robotaxi之前,他也曾在夢中體驗過自動駕駛汽車。

在麼傳錫30多年的睡夢中,曾經無數次體會到自動駕駛汽車帶來的,生活中稀缺的安全感與自由。在親身體驗自動駕駛汽車之前,麼傳錫曾一度認為這種體驗隻有在夢中才能短暫獲得。

視障群體的切身需求,以及自動駕駛汽車可為社會帶來的另一種公平,讓劉念邱有所觸動。

劉念邱表示:

視障群體對自動駕駛的期待,讓我們意識到,自動駕駛能夠解決的問題,比我們想象的要多。人們對自動駕駛的需求,比我們想象的更大。未來我們在自動駕駛的產品迭代中,將進行無障礙的適配,讓更多的人能夠享受到自動駕駛帶來的便利。

新智駕試乘體驗

在對外開放運營前一周,新智駕受元戎啟行的邀請前往福田保稅區,瞭解其Robotaxi如何處理深圳核心區域的道路場景。

新智駕到達福田保稅區時已是下午三點,此時並非出行高峰期,但道路中仍有不少車輛行駛,對Robotaxi來說依然具有一定挑戰性。

外觀上,元戎啟行的Robotaxi除瞭頭頂一隻體積較小的激光雷達,以及一隻“小帽子”之外,與其他車輛沒有較大差異。

Robotaxi的後備廂中,還躺著一隻如磚塊大小的物體。據介紹,這是元戎啟行核心計算平臺解決方案DeepRoute Tite。

該核心計算平臺不僅體積小,可節省更多後備廂空間以容納乘客的行李,同時其功耗比傳統平臺低80%以上,可極大提升Robotaxi的運營效率。

據介紹,新智駕此次試乘路線為福田保稅區至會展中心往返,約14公裡的路程需要途徑多個運營站點。

打開車門,車內主駕駛位配備一名安全員,在駕駛位中部、兩個座椅後方還安放瞭三塊可視化屏幕。

通過可視化屏幕,乘客能實時瞭解周圍車輛、行人等路面信息,以及實時行車軌跡、車速、轉向等車輛狀態。

隨著Robotaxi啟動,系統將通過語音介紹可視化屏幕中不同圖形的意義 。

在近一個小時的試乘中,Robotaxi大部分時間保持在40km/h左右的速度行駛。

當前方右側車輛別入本車道時,Robotaxi將主動減速,在拉開一到兩個車身距離後再提速。

在車輛匯入、通過路口時,Robotaxi也能提前勻速減速,行駛平穩。

總體而言,元戎啟行的Robotaxi運行流暢,能像人類駕駛員般利落超車、應對行人、外賣小哥的突然出現等情況。

總  結

元戎啟行的會議室大多以科學傢的名字命名,如特斯拉、法拉第等。工作人員對新智駕表示,元戎啟行希望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見未來。

過去,特斯拉、法拉第們,通過個人的諸多研究發明一次次促進社會進步;當下,自動駕駛從業者似乎匯聚成一位巨人,他們已提前看見未來,正用切身行動將未來與現實的距離縮短。

不同的是,這一次的變化能觸及更多群體。

“對於盲人來講,將來擁有自己的一臺車,那絕對就像瓦特發明瞭蒸汽機,就是一場工業革命的感覺。有人說盲人有瞭導盲犬,就相當於有瞭眼睛,那麼盲人有瞭自動駕駛汽車,就相當於有瞭翅膀,就飛起來瞭!”

此前參與元戎啟行試乘活動的視障者麼傳錫表示。

現在,未來科技已逐漸融入人們的日常生活。在悄無聲息中,人類的出行方式或將再次迎來巨變。

雷鋒網雷鋒網雷鋒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