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炫富炫到天上,又有多少人為富豪登太空這場生意買單?

2021-07-22 由【】發表於 科技

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 周安娜

當地時間7月20日8時,世界首富貝索斯跨越卡門線,圓夢太空,成為繼太空旅遊公司維珍銀河創始人佈蘭森之後,又一位乘坐自傢研制飛船實現太空遊的億萬富翁。

與此同時,特斯拉公司創始人馬斯克也在依托其創辦太空探索技術公司研制的“龍”飛船,精心經營著太空“深度遊”計劃。

被貼上“世界首富”“億萬富豪”“科技狂人”標簽的企業傢們,為何如此熱愛“太空競賽”?誰又要真正為他們的太空旅行買單?

(圖說:從左至右:馬斯克、佈蘭森、貝索斯)

大流行病資金促成亞軌道之旅

“我想感謝每一位亞馬遜員工和每一位亞馬遜客戶,因為是你們支付瞭這趟旅程。說真的,所有亞馬遜客戶,所有亞馬遜員工,我發自心底感謝你們。非常感謝。”貝索斯在太空旅行結束後這樣說。

這番感謝招來瞭不少冷嘲熱諷和尖銳批評。

激進派參議員沃倫當天(20日)在社交媒體上發帖稱:“貝佐斯忘瞭感謝所有辛勤工作的美國人,實際上是他們在納稅來維持這個國傢的運轉,而他和亞馬遜卻分文未付。”

英國《衛報》指出,許多人認為,亞馬遜員工長期被曝工作條件差,貝索斯本人也身陷逃避繳稅的輿論漩渦,然而這位世界首富不關心地球上的困難問題,反而癡迷於“太空旅遊”。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則報道稱,一些美國議員認為,這些富翁們搞的太空飛行純屬以娛樂為目的的“自我放縱”,並非進行科研,他們必須(通過交稅)來支持公眾利益。

出發飛往太空前,貝索斯回應瞭外界的這些批評,並表示,批評者“基本上是正確的”。他還承認,是數十億美元的大流行病資金促成瞭這次亞軌道之旅。

根據《福佈斯》的估計,貝索斯用於資助自己的太空創業公司“藍色起源”的財富在新冠疫情期間增加瞭860億美元,使他成為現代歷史上身價超過2000億美元的“第一人”。

盡管承認批評屬實,但在貝索斯看來,這樣的太空旅行是有意義的。

“我們必須兩者兼顧,現在地球上面臨著許多問題,我們需要去解決這些問題。同時,我們也需要展望未來,作為一個物種和一個文明,我們一直都在這麼做,我們必須兩者兼顧。”

僅限於億萬富翁的太空旅遊市場

吹捧太空旅行的還有搶先貝索斯“上天”的佈蘭森,他表示,太空旅遊的市場正在向大眾打開,真正的“太空時代”才剛剛開始。

佈蘭森此前預測,全世界大約200萬人可以親身體驗太空飛行,目前這種體驗成本在25萬美元到50萬美元之間。但隨著太空船的批量化生產,人們進入太空的價格會越來越低,他相信這在未來幾年內就能成為現實。

(圖說:佈蘭森)

NBC新聞則指出,雖然願景很好,但目前太空旅遊市場的受眾仍然僅限於“億萬富翁的俱樂部”。

喬治華盛頓大學的一位教授表示,隨著兩傢公司(“維珍銀河”和“藍色起源”)獲得飛行經驗,接下去太空旅遊票價可能會下降,但“不會達到普遍可承受的程度。”

據報道,目前“維珍銀河”已經拿下600多張座位票預訂,平均每張票價在25萬美元左右。該公司預期將在2022年開啟全面的商業太空旅行服務,並最終有望將票價降到4萬美元左右。

藍色起源則沒有透露他們的平均票價。但貝索斯說,收到的預付金已經接近1億美元,且需求量“非常高”。

如何對生態環境破壞買單

太空旅遊業要興起,卻也面臨著破壞環境的爭議。

NASA資深氣候顧問施密特表示,與其他人類活動甚至商用航空相比,現在的太空飛行頻率所產生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完全可以忽略不計。但科學傢們擔心,這個新興市場可能會對環境存在著長期危害,尤其是對臭氧層的影響仍是個未知數。

(圖說:佈蘭森在太空船上處於失重狀態)

據CNN、福佈斯等媒體報道,佈蘭森乘坐消耗大量化石燃料的太空船登空幾分鐘,所產生的碳排放量約等於飛機從倫敦飛到紐約那麼多。

雖然佈蘭森表示,他這次飛行中所產生的碳排放將通過投資其他地方的碳吸收項目來抵消。但評論指出,種植樹木和鼓勵再生農業並不能消除這趟太空“兜風”所帶來的損害。在一些地方,林業補償項目也被證明是無效和不公平的。

此外,法國天文物理學傢勒烏克發表的一項分析顯示,維珍銀河的太空船僅有6名乘客,與跨大西洋航班載有數百人相比,其碳排放量約為每位乘客4.5噸,是《巴黎氣候協定》建議的個人年度碳預算的兩倍。

非營利組織“生物多樣性中心”的高級法務主任還表示,“對於航空業,從乘客人數來看,私人飛機要比經濟艙滿載的普通飛機糟糕得多,因為私人飛機上的乘客更少。如果是隻搭載一兩個人的火箭,就會導致在數量級上更糟糕的事情發生,從而讓那些已經擁有最大碳足跡的人的碳足跡變得更大。”

評論指出,在全球最富有的1%的人群中,平均每個人所造成的溫室氣體污染已經是最貧窮的10%的普通人的175倍。如果太空旅遊發展起來的話,這些差距可能會變得更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