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智能教育硬件挑花眼 教育賽道由“軟”轉“硬”

2021-07-22 由【】發表於 科技

娃剛滿三歲,市民趙先生傢裡已經多瞭不少智能教育硬件。“護眼平板、早教投影、智能學習燈……有人送的,也有自己買的。體驗之後才知道,實用性不強。”趙先生坦言。

今年以來,隨著監管政策趨嚴,不少教育企業由“軟”轉“硬”,紛紛將目光投向智能硬件賽道。一時之間,老牌硬件廠商、傳統教育企業、互聯網大廠等紛紛投身其中,學習平板、智能作業燈、智能學習音箱、早教投影等教育硬件如雨後春筍湧向市場。而花樣百出的各類硬件產品究竟是真香還是智商稅,傢長們需要沉下心、擦亮眼。

作業燈成“新貴”卻引吐槽

多年來,護眼燈與學習平板被列入不少傢庭給孩子的購物清單中,而當兩者二合一,催生瞭又一個智能教育硬件“新貴”——智能作業燈。

2020年10月,字節跳動旗下大力教育推出瞭“大力智能作業燈”,將護眼燈與智能學習硬件結合,上市後便迎來熱銷。隨後,多傢企業掀起一股“造燈潮”,2021年3月,騰訊推出內置“騰訊作業君”App的“AILA智能作業燈”,導學教育宣佈與阿裡雲合作,推出“導學號智能作業燈”。而據業內人士透露,好未來、新東方、作業幫、猿輔導等企業也有意開展作業燈項目。

與企業造燈熱情形成對比的,是一些傢長對作業燈的吐槽。今年年初,市民孫先生給上小學的女兒買瞭一臺作業燈。但使用不久後,孫先生覺得這個燈並不像傳說中那麼“香”。“打開後光線倒是感覺挺柔和的,但是燈身上配備的智能硬件並不太好用。”孫先生吐槽:“比如主推的查題功能,不少題都查不瞭,另外裡面不少教育課程都是需要付費購買才能看。總體感覺這個作業燈並不比一臺普通臺燈加上一臺智能手機更好用。”於是,這臺作業燈如今在孫先生傢已基本淪為普通臺燈。

除瞭吐槽智能硬件不太好用,還有的傢長對於部分作業燈推出的可查看孩子寫作業情況的功能表示並不買賬。“感覺是在監視孩子,我自己心裡都覺得別扭,所以也怕孩子產生逆反心理。”盡管購買瞭作業燈,但市民陳女士表示基本沒使用過遠程查看孩子寫作業情況這個功能。

多種硬件打出護眼標簽

除瞭作業燈,學習平板、早教投影等市場競爭同樣激烈。記者註意到,抓住傢長對孩子視力的關註,護眼幾乎成瞭大量智能教育硬件的必備標簽,並催生瞭“護眼平板”這一市場新寵。目前,小天才、希沃等品牌專門推出的護眼平板走俏市場,科大訊飛、華為等品牌推出的學習平板等也都強化瞭護眼功能。

“考慮到孩子太小要保護眼睛,我就給她買瞭個早教投影儀。不過白天在傢裡投出來並不是特別清楚,裡面的內容也沒那麼豐富,現在孩子還是經常抱著平板電腦或手機玩。”趙先生的孩子今年剛三歲多,但他已經在早教硬件上投入不少。“後來又聽說有護眼平板,我趕緊買瞭一個給孩子。”

相比初代學習機、學習平板,近年來,護眼平板成瞭傢長們的新寵。“是不是能起很大作用不好說,但看起來確實畫質柔和,跟書本的感覺接近,這樣傢長多少有些心理安慰。”趙先生說出瞭不少傢長的心聲。“其實傢裡有好幾個平板電腦,但為瞭孩子護眼,最後還是又花幾千塊買瞭個護眼平板。但比起iPad,護眼平板其實配置一般,不那麼好用。”市民張女士有些無奈。

硬件或成教育內容新入口

智能教育硬件賽道現在有多火?根據騰訊研究院等機構近期發佈的《2021中國教育智能硬件趨勢洞察報告》估算,2020年,教育智能硬件市場規模為343億元,預計2021年擴大至453億元,而到瞭2024年,這個數字有望接近1000億元。

報告還對常見的智能教育硬件進行瞭分類,目前已達到10類。從主打學前教育的早教機,主打K12教育的智能作業燈、學習機、學生手機,到覆蓋全年齡段的教育電子紙、錯題打印機等,智能教育硬件和在線教育課程一樣,已覆蓋瞭用戶的整個學習周期。

而隨著在線教育課程類業務監管趨嚴,智能硬件一方面肩負著開拓營收新領域的重任,一方面又成為瞭軟性教育內容的新入口。例如,傳統學習機企業讀書郎已在其學習平板內植入瞭在線教育課程,凡是購買就可以免費獲得直播課程。

“與用戶購買普通3C產品不同,教育類硬件內置的軟件內容以及護眼等附加功能會成為用戶選購時關註的重點。因此,一方面,部分教育硬件的競爭未來可能演化成教育軟件內容之爭,另一方面,智能硬件也可能會成為不少教育企業吸引新客購買軟件內容的入口。”一位教育界業內人士分析,從這個角度看,智能教育硬件的開發熱潮還會持續湧動。

圖片來源:大力教育 小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