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科技>>社區團購加速洗牌,同程生活、食享會先後涼涼

社區團購加速洗牌,同程生活、食享會先後涼涼

作者:龔進輝

繼7月初同程生活宣佈破產後,另一個社區團購玩傢食享會也已黯然倒下。據媒體報道,食享會武漢總部已人去樓空,供應商貨款未結,員工工資被拖欠。

資料顯示,食享會成立於2018年6月,創始人戴山輝曾參與創辦本來生活,系本來生活前副總裁,其在去年疫情期間大火特火。成立3年來,食享會先後獲得4輪融資,最近一輪融資發生在2019年10月。

考慮到社區團購巨頭林立、戰火紛飛,食享會近2年沒融資,讓人覺得不可思議,要麼是其已實現自我造血,要麼是其融資受阻。我認為後者可能性更大,原因很簡單,據食享會離職員工透露,之前食享會在部分區域已實現盈利,比如江浙、北京、南昌等地。

你品,你細品,這意味著,食享會並未實現整體盈利,與其采取虧損換市場的發展策略不無關系。畢竟,美團、拼多多、滴滴等入局後,均把擴大規模當作第一要務,反倒對盈利並不看重,作為創業者的食享會不得不跟進,同樣對規模的重視勝過盈利。

不過,食享會資金、資源有限,再怎麼努力也幹不過一眾巨頭。隨著社區團購市場競爭加劇,食享會愈發後繼乏力,數據不好看不可避免會阻礙融資,而新的融資不到位,數據自然好看不到哪裡去,從而陷入惡性循環。因此,我有理由相信,食享會近2年沒有新的融資到賬,或與不受投資人待見有關。

一個紮心的事實是,沒錢不好辦事,虧損的食享會沒有資本輸血舉步維艱,不僅連累自身業務發展,也出現拖欠員工工資和供應商貨款的情況,他們不得不走上漫長且艱難的維權之路。如今,食享會小程序和官網均無法打開,代表其業務已無法正常開展,基本上名存實亡。

值得註意的是,戴山輝已於6月30日退出食享會,公司管理層和董事也進行更換。今天,杜非宣佈辭任食享會高級合夥人職務。資金短缺無法緩解、高管接連離場,進一步加劇食享會的危機,倒下或是大概率事件。

本月初,同程生活陷入至暗時刻,不僅被眾多供應商上門討債,還面臨用戶流失和訂單量下滑,雙重危機壓得其快喘不過氣來,無奈走到破產這一步。同程生活掌門人何鵬宇的一席話,不僅道出同程生活陷入困境的根本原因,也同樣適用於食享會和其他艱難求生的社區團購創業者,共同點是處境尷尬、未來難料。

何鵬宇表示,從2020年9月開始,社區團購行業風雲突變,行業從“拼創新”“拼執行”變成“拼資本”“拼補貼”,美團優選、多多買菜和橙心優選的湧入,打亂創業公司的步伐,依靠巨額補貼,巨頭們搶走大部分用戶和訂單量。這話不假,面對巨頭的步步緊逼,同程生活、食享會等玩傢處境極其被動。

它們隻能勉強支撐一時,但終究耗不過財大氣粗的巨頭,打不贏持久戰。在資本對社區團購創業者降溫的大背景下,擺在同程生活、食享會面前隻有兩條路:要麼轉型要麼倒下。轉型或許有一線生機,但要快、果斷,且找準方向,但如果不轉型或轉型不及時,近乎等同於等死。

顯然,同程生活、食享會的結局是後者,它們明知前景堪憂,卻不及時轉型,等到四面楚歌、山窮水盡時想轉型已來不及,得罪供應商、員工,誰還願意繼續與其合作、為其賣命?可以預見的是,食享會不是最後一個倒下的社區團購創業者,它的倒下給行業帶來的啟示是:千萬不能猶豫,轉型得趁早!

說到底,社區團購是由巨頭強勢主導的生意,巨頭們大打出手、火力全開,將加速行業洗牌,真正留給創業者可發揮的空間十分有限,越往後路越難走。即便同程生活、食享會現在不出局,也遲早要以涼涼收場。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