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科技>>“兩彈一星”功勛科學傢王希季:牧宇耕星,百年風華

“兩彈一星”功勛科學傢王希季:牧宇耕星,百年風華

“尊敬的王希季院士:在您百歲壽辰之際,五院全體幹部職工向您致以崇高的敬意和誠摯的祝福!”

2021年7月26日,王希季院士迎來瞭自己的100歲生日。一批批王希季曾經指導和帶領過的航天後輩,紛紛向他送上生日的祝福。賀信、鮮花,訴說著這位百歲老人的輝煌與榮光。

他是我國空間技術的創始者和組織者之一,是“兩彈一星”功勛科學傢。從求學西南聯大到遠渡重洋赴美深造,從參與創立新中國航天事業到隱姓埋名投身研制“兩彈一星”,從主持研制我國返回式衛星到謀劃星船耀太空……他不斷提出航天新概念,探索宇宙新空間。

作為與中國共產黨同齡的百歲黨員,他始終視發展航天技術為開拓天疆、造福中華民族和全人類的宏偉事業,至今仍思考著中國航天的未來,為航天強國建設貢獻不竭智慧——他就是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五院技術顧問王希季。

圖為王希季在檢查返回式衛星內部安裝情況。(航天科技集團五院供圖)

手動計算機、稻田發射場……新中國第一枚液體探空火箭這樣誕生

60多年前,正是在王希季等人的帶領下,新中國第一枚液體探空火箭T-7M成功發射,由此托舉起瞭新中國最初的航天夢想。

計算機是手動的,為瞭計算一條彈道,幾個人夜以繼日幹兩個多月,計算用的紙比辦公桌還高;沒有發射場,他們把稻田當作發射場,用轆轤絞車把火箭吊上發射架,用打氣筒加壓給火箭加燃燒劑、助推劑……

就是在這樣的條件下,我國第一枚完全自主設計、自主制造的液體探空火箭T-7M隨著一聲令下騰空而起,奔向遙遠天際。

飛行高度8千米!這枚承載著新中國航天夢的探空火箭成功首飛。

隨後,從探空火箭到長征一號運載火箭,將近十年的時間裡,王希季硬是把自己從一個門外漢變成運載火箭專傢。眼看到瞭收獲勝利的時刻,卻要離開火箭事業,進入一個全新的研究領域,再一次接受全新的挑戰。面對國傢戰略和個人利益,王希季一次次毫不猶豫服從國傢需要。

1950年王希季從美國乘坐“克利夫蘭總統號”郵輪返回中國時在船上留影(資料照片)。新華社發

“搞航天隻能服從科學規律和客觀事實”

1970年4月24日晚9時35分,長征一號運載火箭在震耳欲聾的轟隆聲中,把我國第一顆人造衛星“東方紅”送上太空。15分鐘後,指揮部的高音喇叭中傳出喜訊。我國成為第五個獨立研制和發射衛星的國傢。

直到1999年,王希季被授予“兩彈一星功勛科學傢獎章”之際,人們才瞭解到新中國成立之初那段不為人知的往事,知道瞭王希季等人為航天事業打下的堅實基礎。

出生在春城昆明,畢業於西南聯大。早在青年時期,王希季便懷揣“工業救國”的理想,此後即使榮譽等身仍不停歇,永葆赤子心。

作為我國第一顆返回式衛星的總設計師,王希季殫精竭慮、主持研發的衛星返回技術達到國際先進水平,使我國成為世界上第三個掌握衛星返回技術的國傢。

王希季常說:“搞航天隻能服從科學規律和客觀事實。設計走彎路和研制失敗,損失的都是國傢利益。而國傢是什麼?是千千萬萬老百姓,我們不能拿著老百姓的銅板那麼幹。”

正是秉持著這樣的信念,無論是率先提出太空資源、空間技術體系和空間基礎設施等新概念,還是主持完成我國高分辨率對地觀測系統工程實施方案的論證和編制,王希季始終站在航天發展的潮頭。

2006年起,王希季開始關註並積極推動我國空間太陽能電站的發展,翻譯英文稿、修改幻燈片……

95歲高齡時,王希季還親自研究關於五院“互聯網+航天行動”的課題,深刻思考並主動探尋著中國航天的未來。

王希季在508所唐傢嶺航天城新區調研。(航天五院508所提供)

“願為培養一批優秀的航天器設計師而奉獻一生”

王希季常年筆耕不輟,撰寫著作10餘部,論文40餘篇,研究報告20餘份。他堅持著書育人,曾真誠地表示:“我願為發展中國的空間事業、為培養一批優秀的航天器設計師而奉獻一生。”

2020年,中國航天出色完成瞭以嫦娥五號、天問一號、北鬥三號為代表的多項重大航天任務;2021年上半年又取得空間站天和核心艙、神舟十二號載人飛船、天問一號火星探測等任務的圓滿成功……

當前,我國航天強國建設已經進入新的發展階段,圓滿完成以空間站建設為代表的航天重大工程任務艱巨,責任重大。王希季所在的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五院,一批批航天後生們正全力以赴接過王老傳遞的接力棒。

在王希季工作過的中國航天科技集團五院508所,青年職工魏久哲印象最深的就是王希季院士以身許國的精神和不懈探索的情懷。

“王希季院士出生在積貧積弱的中國,青年時期便立志為祖國崛起而奮鬥,一門心思鉆研到底,這份愛國報國情懷和執著科研精神深深鼓舞瞭我。新時代,我們青年一代航天人更應不忘前輩精神,牢記使命,紮實鉆研,為建設航天強國貢獻力量。”魏久哲說。

記者:胡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