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快樂女聲》冠軍段林希淪落到擺地攤,直言:比起面子,隻想活著

2021-06-16 由【】發表於 娱乐

提到《快樂女聲》這檔節目,在內地娛樂圈幾乎無人不曉。

《快樂女聲》的前身,為《超級女聲》是芒果衛視打造的一檔全國范圍內的明星選秀節目,曾被譽為內地明星選秀節目的鼻祖之一。

與現在的明星選秀節目參賽選手多是演藝公司的訓練生不同,曾經的《快樂女聲》系列選秀節目,是真正意義上的“草根”選秀,參賽人員皆是沒有藝人標簽的普通人。

李宇春、張靚穎、周筆暢和譚維維等一線歌手,也皆是因為《女聲》系列秀而被大眾認知。

但獲得2011年《快樂女聲》年度總冠軍的段林希,與一眾前輩相比卻猶如璀璨卻短暫的煙火,絢麗過後人生剩下的卻隻有暗淡。

1

段林希獲得《快樂女聲》冠軍時21歲,與李宇春、張靚穎等前輩一樣,在獲得冠軍的那一年段林希成為被媒體追逐的對象,不僅相繼推出單曲和專輯,更是在獲得雲南省的10大新聞人物將。

在外人看來,出生於平凡傢庭的段林希獲得冠軍後,似乎從此也擁有瞭光鮮亮麗的不凡人生,成為大眾和媒體口中的“大明星”,可惜事實卻並非如此。

從出道的萬眾矚目,到最後的暗淡退場,段林希真正閃耀的時光不足兩年。

在美女帥哥層出不窮的娛樂圈,習慣中性打扮的段林希在外貌上並不出挑,並不是符合大眾審美的哪一類膚白貌美的大長腿的女明星;在作品風格上也並不算出色,推出的專輯石沉大海反饋寥寥。

出道不到兩年的段林希,演藝事業便一路下行,被大眾和媒體快速遺忘,而大城市的成活壓力又無比巨大,最後段林希隻能選擇離開北京回到傢鄉雲南,一邊做音樂一邊經商。

雖然曾是選秀冠軍,且推出過專輯,但當明星的兩年段林希並沒有賺到多少錢,回到雲南後的段林希,擺過地攤,開過出租車,賣過水果和工藝品。

那些幾乎難以和“明星”這個詞產生聯想的職業,段林希幾乎都嘗試過,而這樣的生活她過瞭四年,直到母親多次勸說,她才再次鼓起勇氣回到北京。

2

2017年段林希鼓起勇氣回到北京追逐自己的音樂夢,曾經的《快樂女聲》對於此時的段林希而言則已經沒有瞭任何價值,在新人層出不窮的當下,沒有人再記得她是誰。

在媒體面前再度談及那段經歷時,段林希曾坦言最艱難的時候,她的口袋裡僅剩11塊1毛,因為感觸實在太深,她甚至還特地拍照留念。

最後段林希為好友借瞭10萬塊,才解決瞭在北京的安頓問題。

回到北京的段林希住到的隻是老城區月租3000的舊公寓,工作機會也大多都是各種不知名的網絡綜藝錄制,且大多情況下,段林希都是被節目組安排在觀眾席上而非節目嘉賓。

段林希不是沒有嘗試過“紅”滋味,曾經獲得冠軍的她也是被無數媒體追逐采訪的對象,面對如今的境遇,段林希心理也曾產生過極大的落差。

在采訪時,段林希曾談起過一段有些“心酸”的往事,在傢族群裡父親時常旁敲側擊地說手機“卡”用不瞭,段林希本想一咬牙給父親買一部好一點的手機,但想瞭想還是買一部3000塊錢。

2020年與段林希是多年好友的李斯丹妮,因為參加《乘風破浪的姐姐》再度走紅,有記者采訪段林希,問段林希是什麼心境,段林希坦言看到自己現實的窘境和好友成功,生理上卻是有過“妒忌”。

但“妒忌”之上,段林希也很清楚娛樂圈沒有外人所想象的那麼簡單,好友李斯丹妮非常努力,而她本人雖然什麼都會一點,但也隻是會一點並不出彩,她很清楚自己的差距。

從萬眾矚目的選秀冠軍,到如今“不知名”的小藝人,段林希正在努力地接受這一切。

她用瞭十年,從愛唱歌的素人變成瞭15分鐘的大明星,現在又回到瞭愛唱歌的素人,比起不顧一切去追逐那被聚光燈環繞的體面,如今的段林希更明白,好好活著更加重要。

明星之所以會被稱為明星,是因為他們足夠燦爛,卻也快速易暗。

3

與段林希一同參加比賽並獲得全國季軍的劉忻,現今境況也頗為窘迫。

多年來劉忻的事業一直都不如意,觀眾甚至都已經忘記瞭還有這麼一個人。

劉忻在和好友組成樂隊參加某綜藝節目,不過兩場就被淘汰,劉忻在後臺崩潰大哭,質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能力有問題,無法讓觀眾喜歡。

劉忻可能真的在臺上努力瞭很久,可是最後的結果就是現實。

娛樂圈,從來都不是一個努力就能夠受歡迎和成功的地方。

無論是段林希還是劉忻,她們的經歷,讓人唏噓之餘也給瞭無數人警醒。

現在網絡選秀節目層出不窮,每年都有各種男女偶像閃耀登場,成為無數人年輕男女心中的向往和夢想的模板。

於是,在各種選秀節目的“狂轟濫炸”中,許多年輕男女也夢想著,自己也能夠有朝一日一夜成名,成為萬眾矚目的明星和偶像。

然而,人們看到擁有都隻是那幾個發光的明星,卻極少人知道真正的演藝之路到底有多殘酷。

擁有夢想固然美好,但認清現實也無比重要。

如果過度沉浸在虛榮裡,最後壓垮的也隻會是自己的人生。